兩太相爭,最近有關政治的議題又再炒熱,現在補選曲終落幕,但餘波未了。我一介小民,雖沒有蔡子強的眼光通透,又沒有毓民、長毛的大無畏,更加沒有陶傑、陳也的尖酸辛辣,但小民眼裡的小世界,小宇宙,理可暢所欲言,盡抒一己市井之見。

身為選民,我在剛剛完結的區選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政府的宣傳片、候選人都是正式選舉前一個月左右冒出來。區議會的職能我認為只和地方有關,區議員,我印象中成功爭取的包括巴士站加蓋、便利店爭取加設提款機、某些巴士路線增加繁忙時間班次等等。而老實說,包括我不會參與的蛇宴和耆英旅行團,做這些事的全是「所謂左派」的區議員,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要支持忽然「望夫石下.上馬」的社民聯候選人,連我這種泛民死硬派都有所動搖,泛民的失敗,不是註定了麼?四年前泛民的忽然僥倖,難道讓他們沖昏了頭?四年來,泛民的人在社區中改善了什麼?提升了什麼?借著這難得的僥倖,一點長進也沒有,是恨鐵不成鋼,像對英格蘭的態度一樣,太難看,我寧願他們輸,於是,我投了棄權票。

本來把區議會一下提升到政治層面是不務實的想法,我記得當年上莊高副校講過一句,做學生會,但連學生的本份都做不好,如何無愧身為學生代表?同理,地區工作做不好,如何成為區議員?大敗,夢醒來,想點辦法改變民建聯在地方玩晒的局面吧,我敬愛的各位民主派人士。

相比起泛民的失敗,我警覺到民協的失敗才是更嚴重的警號,一向為民的他們為什麼選票會流失呢?新移民,我想是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時移世易,選民生態一直在變,而泛民的局勢洞察竟然這麼落後,如何不驚?太平盛世的時候,民主派的各位老大在做什麼?民主派的各位少壯新人在做什麼?選舉並不是一個月完成的工程,累積下來的結果和持續的準備,才是常勝的武器。

作為前哨戰區選完結,醞釀多時的港島區補選接著展開,本來以為可以輕鬆取勝的陳太吃了不少苦頭,不知她有否後悔拋身入海?而群龍無首的民主派連到口的「叉燒」都不敢食入口的醜相,更加窩囊到極點。陳太這次選舉食盡老本,掙得十七萬幾票,民主派沾沾自喜,自命打破對手鐵票的黃金比例,殺入對手腹地。然而,陳太縱使下一屆再勝,再下一屆呢?民主派走上明星派的路,新人永無出頭之日,這不是青黃不接,而是跟本沒做過青訓的準備,末路可期,講真,要入黨,我寧揀民建聯,都不會揀長坐冷板凳的民主黨。

看看選舉陣容,你會知道葉劉之敗,在於個人素質有限,加上紀錄不良,否則背後的匯賢陣容如何能夠敗得下來?有時我想,推多個蔡素玉出來會不會比葉劉得票更多?整個選舉,看看葉劉陣營走的每一步,你會感覺到何謂政客之手段,甚至產生是非黑白之混淆,七一之役後這麼快就捲土重來,得票更加有十三萬之多,不得不佩服,要不是陳太有極多老本可食,這次名譽之戰,危矣。葉劉有輸的本錢,陳太卻非勝不可,這次選舉玄妙的地方就在於此。

請勿誇大其辭,把陳太的勝利等同爭取普選踏出的一大步。陳太的票是陳太的,和泛民沒什麼關係,陳太唯一的用處,是在任內如何沖擊加快普選的進程,僅此而已,觀陳太選戰時的表現,我個人不抱太大期望,下一屆立會之選,泛民拿不到足夠話事的議席數目,萬事休談。

老左曾德成,可能睇得柳玉成多忽然上身,大評陳太忽然民生,太好了,你這忽然為官的老左,實在可以作為日益樣衰曾特首的墊底石。香港是個忽然社會,像補選,一群嘍囉獸(不包括何來)忽然參選、葉劉忽然民主,市民忽然關心政治,都是三分鐘熱度,明天嘍囉獸繼續做其個人秀,葉劉繼續藐咀,市民繼續炒股,有何不可?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