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生活在香港真的會越來越心寒, 因為我們好可能會親身經歷、見證一個國際都會, 自由法治城市逐漸淪為一個中共治下的一個市。一步一步的倒退, 使人瘋狂。 

我不明白, 為什麼很多香港人都患有政治潔癖, 對一些稍為激進的抗爭行為動輒扣上不理性、搞事份子的帽子而加以排斥。首先什麼才算激進呢? 這個問題是相對的, 比起很多先進國家的示威, 香港的抗爭激進嗎? 一點也不。但是這個問題沒客觀標準, 無限上綱的話跟塔利班比什麼都是溫和派了, 所以我們看待抗爭這件事情時不應該著眼於這一點。如果你心裡覺得抗爭什麼的不應該以像阻塞馬路這等方式表達的話, 那麼我會建議你先了解一下有關公民抗命是什麼。 

我們有時掛在口唇邊的一句「唔岩規矩」其實是一種催眠洗腦, 一個社會如果沒有革新, 走出「規矩」, 那是不可能有進步的。為什麼遊行完了一定要散去? 為什麼一定要在指定的路線上行呢? 有人反問過這些問題嗎? 有人發現其實每次遊行的人群散去後, 政棍依然陰陰咀笑著揮舞自己的雞毛嗎? 我們血裡五千年的奴性無時無刻都在作崇, 很多人對政府有很多不滿, 但當我們透過正常途徑去表達不得要領, 連溫和的抗爭都不得要領時, 有些人以一些非常規一點的方式去抗爭, 那些對政府也很不滿的人非但沒有表示支持, 反而斥責他們過激, 這種好像事不關己, 站在不會弄污自己的立場上去指責為自己發聲的人不是很奇怪嗎? 這不是潔癖是什麼? 

如前述, 重點搞錯了。不應該以行為過激而全盤否定他們的抗爭, 他們的出發點是什麼? 訴求是什麼? 如果這一點能夠理解, 認同了的話, 就再問為什麼他們要以這樣的方式去抗爭, 因為政府不肯聆聽人們的聲音? 如果問我, 我認為可以選擇的話, 沒人願意上梁山泊當好漢的, 所以我尊敬那些為了市民發聲, 敢於行出來對抗不義的人。 

有人說, 他們坐出馬路, 影響公眾秩序, 我敢問, 他們對公眾的影響大一些, 還是特首任人唯親, 一班其身不正的人在當官對公眾的影響大一些? 

有人說, 他們阻住地球轉, 影響別人搵食, 我敢問, 搵多幾百蚊緊要, 還是政府在那邊箱與商人勾結, 任由公共事業, 衣食住行樣樣無節制地加價, 令市民生活日益艱苦緊要? 

不要被經濟掛帥, 應多著重民生福利的言論轉移視線, 如果說有了溫飽就可以任由政府為所欲為的話, 那麼我們跟豬欄裡被圈養的豬有什麼分別? 終有一天還是被宰的命運。這樣的富足是被施捨的, 當權者一聲令下可以令你一無所有, 相反, 民主下的富足才是真正的屬於自己的東西。

在這個天天都有荒謬事發生的香港, 我們更加需要獨立思考, 傳媒、不同組織、不同政黨、不同人士背後都有千絲萬縷的利益和關係, 不要全盤接收未經分析思考的訊息。如果想要香港好, 不要以為獨善其身就好, 也不要妄自菲薄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當你漠視身邊的人被迫害而不施予援手, 他日輪到你遭迫害的時候你身邊已經沒有可以幫你的人了」這句說話我常常恐懼會成真, 並引以為戒。 「溫水煮蛙」, 就算你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被烹煮中也好, 跳出外圍看一下總不會有所損失的。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何小貓
  • 「沉默的好人也會變成邪惡的同盟」- 伊能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