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營,你去過嗎?

有老鬼說,沒去過迎新營的大學生,說自己讀過大學也沒人會相信。我當了搞手以後,也說過類似的說話,當然,那時候是以一個硬銷推銷員的身份說的,目的是要你聽後便毫不猶豫的乖乖付鈔報名。但某程度上,我深信沒去過迎新營總會為你的大學生活帶來一點遺憾,或許有人聽後或會嗤之以鼻,但那是因為他們根本從來不知道有這種遺憾的存在,又或根本不當那是一回事。想當初我能夠第一天就融入大學的生活,其實也是多得它。

寫這篇文章,不是想介紹迎新營有什麼意義,也不是推銷它的活動有幾多姿多彩,近幾年,社會對迎新營的批判愈演越烈,彷彿參加的都是壞份子,大學生的品味低俗,乘機又扯到香港大學生質素每況愈下的問題上,當年我參加的時候,老媽也叮囑我要小心,不要玩得太過火,可見迎新營的負面形象已經深入民心。

拜中文大學事件所賜(我不是針對中大),那次「新亞桑拿」事件觸動了社會那條敏感神經,市民都在想,連傳統的老牌名大學也發生了這種事,現在的大學生真是壞透了!此後,除了中大學生會一身蟻以外,其他大學的迎新營也開始成為傳媒揭瘡疤的對象,接連幾年都爆出有大學迎新營大玩低俗趣味和不雅,當然,無可否認有些屬會,學科聯會舉辦的迎新營有時會比較激一點,是值得檢討和改善的。但當中大事件捅上了傳媒這個蜜蜂窩以後,每逢大學學生會舉辦迎新營時,傳媒的目光都會緊盯著,為了能夠有新聞甚至不惜派臥底進迎新營報料,難怪每次都有數張近身照能夠登上報紙。

那邊箱各大院校校方馬上視迎新營為洪水猛獸,嚴陣以待,頻頻召學生組織負責人照肺,大談何謂健康迎新營之說,唯恐大家鬧出事來有辱校譽。依我看,三日兩夜用九成時間「排排座,聽講座」方為上上策。但是,先不論及傳媒的採訪態度與方法,大家在看這些報導的時候究竟有沒有認真消化過?究竟裡面所指的行為是不是所有都真的很三級?很淫褻不雅?

並不是替某些迎新營的越軋行為辯護,我只是認為很多本來並非越軋的活動被硬生生扣帽子很不合理,對大學生,對搞手,對大學也很不公平。貼身一點的算不雅、男女親密一點的算淫褻,意識大膽一點的算三級,敢問一句,大家在批判那些活動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迎新營要玩遊戲而不是聽講座?迎新營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夠盡快融入你所屬的大學,放下你一貫的自我封鎖,解除你對新環境的疑慮不安,認識多點朋友,享受團體生活,陪養對大學的歸屬感。團體的貼身活動有助你去和大家打成一片,消除隔膜,打破男女之間相處的障礙(因為有很多人可能來自男校和女校),這些活動本身並不是沒頭沒腦只求開心的,如果什麼也不可以玩,如何讓新生打破隔閡和全情投入?那還有什麼意思?

有人曾批評那些用口傳膠卡,用鼻傳芥末的遊戲三級不雅,批評前麻煩你想想這些似層相識的活動出自那裡?你忘了你星期天剛剛抱著你幾歲的囡囡一家大細睇獎門人睇到捧腹大笑嗎?如此一來是不是雙重標準了?還是大學的校長說得好,一句低俗,表面上說自己的學生不是,其實暗示了整個社會皆如是的風氣。

還有很多很多的指控,例如 Happy Corner,有人說這個傳統不好,很噁心,很變態,我想來想去都不明白,又不是脫了褲子來玩,又不是真的很用力地「用刑」,那裡噁心了?那裡變態了?比你去看德州電鋸殺人事件更噁心和變態嗎?不見得吧!社會上視大學生為明日棟樑,視他們為社會上高級知識分子無可厚非,但是假道學,過份的道德枷鎖卻是令人窒息的。事實上迎新營有很多有意義的遊戲和活動,默默為一眾參加的大學新生撒下了種子,令他們知道什麼是大學生活,知道大學生需要獨立和具批判性思維,知道自己能夠選擇自己的大學生活,令他們知道自己在大學並不孤單,讓他們嘗試喜歡自己身處的大學。這些果效,是校方那些單向式的迎新活動不能相比的。

我不諱言我所說的並不是可以代表所有迎新營,畢竟我不是每一個都參與過,但同時我希望大家不要人云亦云,把所有迎新營都視作壞東西。既然傳媒都喜歡嘩眾取寵,喜歡揭瘡疤,那麼我作為一名前大學組織人員也有必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以正視聽。記得在我還在學生會工作的時候,學校接到一位新生投訴某迎新營的活動令她受到傷害,於是馬上通知我一同去了解「受害者」的情況。印象很深刻的是她自己說過「令我留底唔可以忘記既傷害」,但當我了解是什麼一回事以後,我卻不以為然。那只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而已,詳細當然不便多說,但那一刻我的同情瞬間變淡了,我不是冷血,可是我很質疑如果連這點都覺得有問題,為什麼她要選擇去迎新營?難道誤會了是去聽講座?況且營中並沒有人迫她去玩遊戲,只是不斷邀請她加入,如此那學會就被說成是「迫她、然後孤立她」,小姐,你不玩難道大家要陪你一起不成?這也算孤立?每個人的底線不同,我不否定這位同學真的感到受傷害,可是她的指控是不合理的。我不是要把責任推給參加者,但老實說每個人都有權選擇去與不去,也可以選擇玩與不玩。連這一點自覺都沒有還說什麼大學生?家長們啊,你們自小把孩子寵得太嬌了!

正如剛剛所說,人人底線不同,同一個活動是好是低俗不雅,說句廢話真是見仁見智,但請社會上的大家分析過後才下判斷,不要一味把道德枷鎖加諸於大學生身上。不要連反抗投訴都要借傳媒,家長出手,大學生是成年人,不合理的可以拍檯出營,可以去投訴,可以選擇不玩,但不是要那些假道學、所謂衛道之士來說三道四。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