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詠詩 - 香港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博士研究生
日期: 2006年01月07日 

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酒店大堂水銀燈下,香港。

「香港○七、○八年普選是不可能的,即使定時間表也不切實際,你看那些人,立法會直選,他們選了甚麼人?長毛、鄭大班……,一人一票,一定亂!」她說。

「亂?不得了!香港不能亂,中國不能亂,要『和平演進』,經濟穩定最緊要。」他說。

「平反六四?民主派不能老唱舊調,現在再講平反六四已經out了。」另一個他說。

水銀燈下映照晶瑩剔透的紅酒,耳畔傳來優美的女子歌聲,五個香港人,此時此刻,談論彷彿是別 人的事。

並非真正直選

去年的立法會選舉,不能說是真正的直選。比例代表制,猶如足球分組淘汰,一組是印尼直接出線,另一組是德國對西班牙。結果印尼奪得亞軍,你不質疑比賽制度,卻怨人們投錯注。

何秀蘭與蔡素玉,如果一對一競選,結果誰會當選?應很清楚。但比例代表制之下,結果相反。這樣的「直」選,還不比叱樂壇流行榜頒獎禮選「我最喜愛男歌手」直接。

香港赤角國際機場,完成限期: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籌備十年(規劃、興建、舊機場儀器搬遷等等)。

朋友婚禮日期:二○○五年十二月十七日,籌備一年(排期註冊、預訂酒席、選婚紗等等)。

約朋友外出,下午二時出發,準備一小時(洗髮、換衣服等等)。

沒有時間表,沒有限期,撫心自問:如果學校可以讓你「預備好」才考會考,你會那麼神心,十六十七歲的時候每天跑圖書館、自修室嗎?你手拿的會是物理經濟而不是漫畫小說嗎?你會安排今天溫習數學、明天溫習地理嗎?

經濟政治難分

沒有時間表,沒有限期,你可以一世準備不了會考,你可以千秋萬代沒有民主。

「不是有了嗎?只是民主派『倒米』,政改泡湯,我也覺得可惜。」她說。

吃八百條雞肋無味,吃一千六百條雞肋也不會變好味。

八十年代中期,西班牙結束專制統治,實行民主政制,二十年間,搖身一變成為旅遊業、皮具業、時裝業蓬勃的國家、良好經濟從來都需要一個包容、廉潔的政治環境作後盾,單靠一隻翅膀怎樣飛?極權、貪污的國家,不只外商投資步步為營,就連「開善堂」也寸步難行(中國尚未與梵蒂岡正式建交,近月更發生毆打修女事件)。

為理想而努力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一夜間倒下,香檳慶祝過後,前西德經濟被拖慢十年以上,前東德人民受資本主義洗禮,金錢掛帥,難於適應。只為一個理想。他們所有人,用自己的意志和努力,成就了東西德分隔時期因越牆而被殺的德國人,以及他們自己的同一個理想。

假如人人都認為「經濟」和「穩定」比一切重要,柏林圍牆的碎片,現在會成為你家中的紀念品擺設嗎?只要經濟穩定,就足夠驕傲地向世界宣稱,我們是二十一世紀冒起的強國嗎?看看玻璃鞋仍淌血的雙腳,誰會相信這是真正的公主?

古老大鐘響了十二遍,新的一年又來了。你我碰杯喝了幾口,忽爾感到背後的陰涼…...我們喝的,正是一九八九年北京釀製,水銀燈下映照晶瑩剔透的鮮紅。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