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貿會議結束,正如前天一份報章頭條:「曲終,人未散」,那是因為香港警方最後拘捕了大批示威者,導致這一齣本該落幕的「世貿示威連續劇」仍有餘波。對於這幾天警方當局對示威者的不公平和對香港市民背後的煽惑,我感到可恥和憤怒,儘管很多人的看法與我相反,但我仍然想為那些素未謀面,語言不通的示威者抱一下不平。

說在前面...

下文對警方的批評大部分針對當局或決策者而言,對於所有前線執勤人員,我明白他們是職責所在,很多事情可能身不由己,我亦同樣為他們的安危擔憂,因此,我更加不齒那些出入冷氣會場的官員,坐在台上指指點點,一副勝者為王的嘴臉!可幸地,昨天看報導得知有部分休班警員參與星期日最後的遊行集會,更和示威者打成一片,我看後覺得很舒服,在社會對示威者一片盲目的指責聲中,身為警察卻身體力行支持示威者,這不給他們最大的平反和鼓舞嗎?

示威者的戰場

自古以來,政治角力的戰場就無是無非。看南韓農民的示威策略,可以用機關盡算,進退有據來形容,把整個示威的效果發揮得淋漓盡致。見不慣大場面的香港人雖然對他們的衝擊行為多持指責態度,可是,這代表了他們的示威失敗了嗎?香港主流傳媒或許倚賴炒作太多,已經失去了傳媒應有的分析力,傳媒在評論示威者的行動時,根本搞不清楚他們的示威對象,把筆墨都放到如何得失港人民心之上,足顯他們識見的貧乏!其實由始至終,示威者的對象就是在會場內的窮國代表,藉此給他們施加壓力,使他們投下反對的一票;另外的對象,就是西方傳媒。他們為了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除了在示威中別出心裁以外,無可避免使用較激烈的衝擊手法,企圖搏取西方媒體的報導。他們的戰場是國際性的,香港人支持不支持,其實一開始就不重要,但是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他們愛香港,所以他們克制,不傷無辜一物,是值得敬佩的。港府和警方的行徑和言論,得了民心,可是失了風度,在國際間形象必然受損。其實,作為政府,抑壓自高自大的血統,沉住氣,少說一些自以為很理直氣壯的話,拓闊一點自己的國際視野,令整件事變成雙贏的局面,不難矣!

誰才是麻煩製造者?

其實由世貿會議未開始,警方和政府已經合力演出如臨大敵的一台戲,給向來怕事的香港市民一個事先張揚的警告:「世貿示威者是暴民,將會反轉香港!」如此一來,世貿談論的關不關乎港人,花費了多少就沒人過問了!但想深一層,高調聲稱動用全港三份一警力,絕對能夠「忠實地完成保安責任」的警方,為什麼不選擇屯重兵於各要衝防止示威者進入會場,而要把整區封鎖?從安排上可以發現,其實警方一早已經把示威者定性為暴民,會危害公眾安全,因此乾脆來個「狼來了」,向市民下疏散令,也好讓警方隨時把灣仔變成「戰場」。撫心自問,這種明目張膽地向公眾抹黑示威者的行為,合理嗎?擁有法治精神的香港,未犯罪先入罪的觀念從何而來?什麼時候香港已經變得這麼墮落了?

警方的佈防,造成灣仔區整個星期接近癱瘓,不理性的香港人把矛頭直指示威人士,但灣仔區所佈下的半戒嚴狀態,是政府過份誇張的威嚇手段,不是示威者造成的!當局一心一意要把灣仔充作一個戰場,和示威者來一個困獸鬥,那麼幹嗎還裝出一副:我也是無可奈可的臭臉?幹嗎老是掛著一副我會從善如流的口氣?除了封鎖、鎮壓,就沒有其他「從善如流」的辦法了嗎?會議結束了,示威者連垃圾也清理得一乾二淨,他們真的有危害到公眾安全嗎?既然警方從一開始定性是錯誤的,那麼曾俊華那婆媽的感謝辭完全是放屁!感謝市民容忍什麼?是「容忍警方為了保住香港面子,誓死保衛會議不讓示威者入侵而造成對市民的不便」嗎?那麼不如更勇敢的承擔:「感謝市民容忍警方錯估示威者為搗亂分子,容忍警方把灣仔搞得風聲鶴唳」吧!

當政府越來越把誤導市民當成家常便飯,我們還可以寄望這一個政府,寄望香港的未來嗎?

十二月十七日的一夜

警方與示威者爆發「激烈衝突」,警察首次以消防喉和催淚彈應付「失控」的示威分子。根據警方事後報告,當晚一共使用了近五十枚催淚彈!這不是過渡使用是什麼?在一些醫學報告指出催淚彈吸入過多都會對人體造成傷害後,很多發達國家已經不再使用,就算是使用催淚彈、水炮等防暴手段之前,必定先警告在場人士。現在,不少圍觀市民、記者紛紛中招,那不是濫用暴力是什麼?換個角度看,示威人士尚且對無辜的人和物小心翼翼,反而警方肆意波及無辜,那為什麼當局還可以大刺刺地宣稱為保港人安全而戰?大大聲地說不容許暴力合理化?說穿了,警察封路,設防,和示威者「激戰」,全是身為世貿「免費保安公司」所盡的最大努力罷了!

及後,警方重組佈防,把示威者重重圍困於告示打道,漫長的一夜,示威者冷靜下來,放棄了再次和警方正面衝突,束手待綁。那一夜氣溫清涼,韓人和其他示威者衣衫單薄,受到「水炮」驅趕而渾身濕透,沒有糧食,沒有食水,不准如廁,如果這是警方消耗敵人的策略,那是殘忍而又可恥的,不要說不是九百人全部有罪,就算真的是有罪的一群也不應該受到如此對待吧?如果那是因為效率問題,我極質疑香港警察的能力,遣送九百人需要十幾小時是什麼道理?事後還把責任推諉到示威者身上,說他們消極不合作,又是什麼道理?

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是示威者和平地跟隨警員上車,甚至排起隊上來,反而諷刺的是警方每每需要五、六人才能「運送」一名示威者上車,但事實上他們是這麼的合作和平靜,警方所謂的不合作,只不過是示威者盡最後努力地表達自己的訴求,但相反他們也知道為香港人帶來了不便,因此他們才會撤夜和平地等待磨磨蹭蹭的香港警察把他們拘捕,而不是血戰到底。我從來沒有看過比這次更合作的「犯人被拘捕過程」,這是顯出南韓農民和示威者的理性與對香港的尊重,可是,那邊箱的香港警方怎樣對待他們?我看報導說被困被餓一整晚的南韓農民,把警方朝早遲來的食物一腳踢開,那不正是我們「士可殺,不可辱」的精神嗎?韓人之氣度及尊嚴,令身為香港人的我感到十分渺小,因此對當局屢次抹黑和對他們的不敬感到格外的憤怒。

那一夜,我的心徹夜牽掛這一班遠方來的朋友。[待續]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