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是一個充滿愛、歡欣與希望的節日。

聖誕節,警方公佈有三十多萬人在尖咀慶祝。

聖誕節,人潮管制把一步之距變成百里之遙。

聖誕節,人群像難民一樣不斷等待警察放行。

聖誕節,尖沙咀和蘭桂芳比平日更加無自由。

聖誕節,令我想起一二四和世貿示威的韓農。

從前香港的聖誕節比現在的自由得多,警察不會左封右封,然後把大部分地方辟作「緩衝區」;不會把過對面馬路的路堵住,然後叫你繞一整個尖沙咀的路再到對面;中途更加不會把你們圍起來,每隔N分鐘才放行一次;不會無聊地把一條寬廣的大路用鐵馬欄起,旁邊留三個身位的缺口讓人們通過。從前的聖誕節,我們是多麼的自由,多麼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如今,不是聖誕節氣氛沒有了,而是香港的自由隨著回歸後政治氣候改變而逐漸消失了,看見警察們對我們的「一步一管」,內心的咒罵不斷,心繫香港的未來,憶種種世貿示威者被不合理對待的憤慨,感同身受當日被不合理「人潮管制」的示威韓農,想起原來我們所謂的和平示威是那麼的不受重視和無用!妥協於警方的高壓,等於讓那些無恥的高層戴著好人面具而肆意濫用警權和暴力;啞忍於政府的愚民,等於把香港辛苦建立的自由染上一缸腥紅的血色。

香港人是順民,我們的民主派也是保守得不思進取的傻瓜,我們的政府不提也罷,我們的傳媒已經失去了作為社會監察者的抱負,我們真的沒有所謂嗎?聖誕節翌日,對於往年沒有上心的慶祝人數統計特別敏感,假設我的感覺沒有錯,我覺得沒有三十萬人的尖咀也有三十萬人,那麼我覺得有廿五萬的一二四大遊行是不是應該有比廿五萬更多的人數?這當然是謬論,可是看見當權者肆無忌憚地操控資訊和說謊,難道又不荒謬了嗎?

今天再一次,警方一反之前的口供,一反自己不使用武器的承諾,承認在阻止世貿示威者衝擊中向示威者射過六枚可以引致人傷殘甚至死亡的「布袋彈」,對於仍然堅稱自己克制和使用最低武力的警方高層,果然是一記清脆的自打咀巴!送香港警隊「文明執法、香港之光」錦旗到灣仔警區的土共,睜大你的屁眼看清楚吧,當狗腿擦鞋也不要過份得指鹿為馬吧?那句可恥,警隊中的高層受得起之餘,我還嫌批得不夠狠,妄顧人命,還有面目起訴人家的無恥之徒,用「香港人渣」形容最貼切!

聖誕節,見盡香港妖魔鬼怪當道橫行,心痛!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