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落筆寫是次來香港示威的南韓農民(其實也包括一些南韓學生和很多來自其他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台灣等的示威者,只是因為我對南韓農民的感受比較深,因此以偏蓋全,索性把示威大眾以南韓農民為統稱,以免累贅。),實在是百感交集、主流傳媒、網上獨立媒體、作家的報導和文章,其實已經把我見我想的說得淋漓盡致,反而我這個沒有親身感受過現場的「局外人」好像在說風涼話。儘管拾人牙慧,廢話連篇,我還是決定要在日誌中落上一筆,以記這個星期我對他們的一點感受。

先不說什麼抗爭策略,心理戰,打從一開始,打從我不知道這次世貿談的是什麼,我已經對這些來港示威的南韓農民感到敬佩。曾經聽過有很多勢利的香港人冷嘲熱諷:「有人俾錢,有人工出先肯山長水遠黎香港示威者,唔係連機票都買唔起啦!」我不否認他們的示威是有資助也是有組織的,可是這就可以抹煞他們背後的堅持和信念了嗎?我敬的,是他們那種「追到天腳底都要抗爭到底的決心」。為了生活,為了生存的權利,他們是堂堂正正接受資助的,是挺起胸膛,向全世界大聲呼喊出自己的訴求,沒有陰謀,為的是自己的未來,為的是下一代的未來,為的是在老家一眾同胞的未來。說不上偉大,可是明知是以卵擊石的抗爭,仍然不屈地堅持到底,這種精神不是我們值得佩服的麼?

我們有一些報章,有一些官員稱他們為暴民,是對他們的侮辱和踐踏,是對他們的抹黑。我坦言,我認同一切他們在香港的行為,包括所採取的暴力,雖然我不願意看到受傷和暴力,可是正當那些充當會場免費「實Q」的警察多番阻撓,令他們的聲音難以伸張的時候,難道他們把這次當成香港七天團就作罷了嗎?正當警察可以使用一點都不低的「最底武力」時,為什麼手無寸鐵的農民反而成為濫暴者了?看見警察以十敵一,以全副武裝對付衝擊的農民時,有點不齒,可能是武俠小說和美國英雄片看太多所致,那一點點的公義心作祟,使我鄙視一切以多欺少的行為。

雖然很多主流傳媒和政府都簡接或刻意抹黑他們,但很多市民的雙眼仍然是雪亮的:我們看見他們的理性衝擊,沒有對途人、店舖、公物刻意破壞;我們的而且確看見他們是愛香港的,執拾示威過後的垃圾、把防暴盾交還警方、勉勵香港人爭取民主、在告示打道徹夜冒著饑餓和寒冷,束手待綁;即使對警察,他們也是愛多於恨,大部分時間克制、沒有用犀利武器、沒有放火、沒有氣油彈、沒有自殘。他們衝擊防線,目標也是清晰明確:「我要到最接近會場的地方表達我的不滿和意見!」政府憑什麼誣蔑他們?傳媒憑什麼拐彎子污衊他們?是誰把灣仔封鎖了引起市民的不便?是誰把示威者都當香港的羔羊,為他們硬定下不合理的遊行路線?是誰在抹黑示威者的和平,誇大衝突製造社會不安?我敢問:聲稱全世界示威最文明的香港人,你們遊行集會完畢後會清理在場的垃圾嗎?你們有和你的對手擁抱的胸襟嗎?(最近只有煲呔和蔡蔡子令人噁心的狼狽為奸之抱)

在口口聲聲稱那些南韓農民為暴民的同時,你有沒有感受過生活被迫至絕境,要靠借貸來養活全家的經歷?有沒有想過是什麼驅使他們來到一個語言不通的國家抗爭,還要飽受皮肉之苦?他們跳海示威、三步一跪一叩首的行動,沒有絲毫觸動你的同情心嗎?你以為那真是一場搏同情的「真人騷」?在韓國,每年都有上千農民自殺,韓國政府口口聲聲說會保障農民,叫他們到銀行借貸,買農作機械以提高產量及質素,可是最後政府出賣了他們,很多農民連溫飽都沒有,走上破產自殺之路。我們面前的,是一幕幕對生活絕望的人在求存掙扎的戰鬥,你了解麼?

我敬的,是他們那份堅持,堅持之下是一份尊嚴,沒有乞求,他們團結、有智慧、用自己的手開拓荊棘滿途的道路,他們誠心誠意的示威行動,給需要爭取普選的我們上了一堂示範課,我們要學的,不是他們的激烈行為,而是那一份持久的堅持與決心,還有最老套的團結就是力量。為此,我向所有南韓農民和各國示威者致敬!祝願他們早日如願以償,得享應有的生活。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