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香港已經好民主。」

不說出來還以為這句說話是出自某些人大政協,民建聯之流或某某老左之口,但通通都猜錯了,以上的一番話是出自昨天在城市論壇中,一位質問何俊仁的中學生之口。其後何問:「你憑什麼認為香港已經好民主?」小朋友答:「香港已有完善選舉制度,只差普選特首。」何答:「這正是我們要爭取的。」我在心裡補上一句:「還有全面普選立會所有議席。」以下兩人還有一番爭辯,但小朋友理據已失,信口胡謅,一副土共之嘴臉表露無遺,其話不錄也罷。小朋友在指謫民主派的時候,知道什麼是五號政改方案嗎?有看過嗎?知道什麼是民主制度嗎?知道其他國家的元首是怎樣產生出來的嗎?知道現時香港的選舉制度如何運作嗎?知道民主派爭取的是什麼嗎?公眾論壇上,說出一番香港土共也不敢說的厚面皮話,啼笑皆非,隨之而來就是一陣心寒。

令我心寒的,不是那一位小朋友親中之論調,社會上求同存異,理性討論,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胡說八道,歪曲是非,倒果為因,卻令人感到心寒,更甚者是出自一位未來主人翁的口中,那能夠不替我們未來的社會捏一把冷汗?

*  *  *  *  *

自從當年七.一大遊行後,政府慘遭重創,民建聯形象更是一落千丈,幾年後的今天,民建聯以地區福利政策,以及出色的公關技巧挽回了不少分數,至少,今次大遊行沒有人白痴得爭著出來護駕:「市民都是被誤導了才上街的。」在政改方案問題上,他們立場堅定地支持,可是走出來說的話都是處處左閃右避和有所保留的,既不挑起民憤,亦不失政府信賴。高也。

政府呢?自曾蔭權上任以後,與其說強政勵治,不如說他使的是一套公關政治,面面俱圓,由他昨天回應遊行之行動迅速及言辭,可見一斑。但是畢竟再漂亮的糖衣,裡面裝載的卻不是什麼好東西。對於政府的企硬,我想大家都不意外,因為方案不可能作大幅修改,普選定期不由自己去承諾,連委任制的取消都不應該在這時候退讓,因為,現在這一步退讓了卻不可能收到效果,民主派只會得寸進尺,相反,把這一步收起來靜待時機方為上算。可惜,機關算盡,政府如果早一步擺出有商有量的姿態而不是死硬派的話,這一步退讓的意義,極有機會變成「開明政府因應市民訴求改善政改方案,取消委任議席」而不是現在「因市民壓力而被迫退讓」了,遊行人數減少,政府也不至於陷於兩難。

*  *  *  *  *

經歷昨天遊行,感受有如當日劉千石孤身走我路,不用帶領群眾、不用熱血、不用顧全大局,不用聲嘶力竭地喊口號,累了坐下來喝一口星巴克,遇見長毛馬丁停下來拍照,悠然自得,作為一個市民,我清楚我的訴求,作為一塊政治籌碼,我樂於被民主派人士借用。我只要普選之路可以起步而不是倒退,最少,讓政府知道我們不是Yes Men。

看到台灣三合一選舉的新聞和南韓農民示威的新聞使我對昨天的遊行有更深一層的感受:台灣民眾可以靠選舉,表示對阿扁之不滿,打擊執政黨,我們呢?功能組別一日存在(或他日之兩院制)香港市民就永遠不可能當家作主,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普選立會。看見南韓的遊行變暴動,對比香港之和平理性,忽然覺得是不是我們過於溫馴,讓政府可以屢次歪曲我們的遊行人數,讓政府可以一次又一次的無視我們的意見,欺負我們?

*  *  *  *  *

最近,遊行前後,香港的政治氣候微妙的變化令人關注,如果把陳方安生/參選第三屆特首/四十五條關注組組黨/目標成為執政黨四件事串連在一起,香港變天,指日可待。對於所謂執政黨,香港史無前例,且看他們如何鬥法。好戲,我等睇。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