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亂的假期中,匆匆地看完新海誠的《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

總覺得「約定的地方」比起日文:《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的感覺稍遜。老實說,看畢整片後在故事上沒有預期之中驚嘆不已的感覺,感覺反而有點像《星之聲》,在沈醉於作者那細緻深刻的對白與及描繪出來那比現實還要優雅風景的瞬間,來不及體會作者所表達的全部,字幕便已經緩緩升起。後來,我意會到想在腦海中挖空一些形容詞來形容新海誠這些作品的話,恐怕是徒然的,因為他的作品都是那麼直接而又簡單,感覺淡淡然卻有千言萬語。正如朋友所說,我也比較喜歡依著次序看新海誠的作品,日本有人將他比喻為新宮崎峻,我個人認為這個稱號不太相襯,因為故事裡頭的世界,那土壤和空氣,都和官崎峻的截然不同。

《她與她的貓》(彼女と彼女の猫)
一九九九年新海在空餘時的第一部實驗作品,黑白,長五分鐘。身為貓癡的我被主題所吸引,螢幕裡零碎的片段與獨白,那濃重的憂鬱氣氛給予當時的我很大震撼,就這麼一套短短的影片,卻令人留下很深的記憶。貓,觀眾不難察覺到那就是新海本人,聲音也是他自己的,很成熟、很好聽的聲音。貓訴說著自己對主人和世界的態度,我有點好奇,那個女生,是依照新海的戀人而設定的嗎?儘管充滿寂寞,我們還是喜歡這個世界嗎?

「無意向的那句話在黑暗空間之中繼續包圍着我們的生活。秋去冬來現在已經是冬季了,那是我的首個冬季,但我覺得這光景仿如自己的老朋友一般。」
 
「白雪覆蓋了整個世上的聲音,但她所乘坐的電車的聲音卻傳送到我靈敏的耳朵,我......或許還有她(都會喜歡這個世界的)都會喜歡這個世界的!」

寂寞的我當時好像能夠體會那個女孩的心情,反覆地思考。

《星之聲》(ほしのこえ)
二零零二年的作品,二十五分鐘,除了音樂以外都由新海一人包辦,真的很厲害。女主角因為被選為機械人駕駛員而和男主角分開,透過電話短訊聯絡的他們,因為女主角所在的艦隊逐漸遠離地球,短訊傳送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直至到達遠離地球八光年的天狼星,短訊需要八年時間才可以到達地球。很喜歡那宣傳短語:「我們大概是第一對被宇宙拆散的戀人」
 
畫面很新鮮,大概我說精緻的實景描畫是新海的強項沒有人會反對,現實的平房,電車,高中生服的宇宙駕駛員,映襯著科幻的元素,散發獨特感覺,雖然機體及人物的描畫和景物與實景水平有很大落差,未能完全融入,但並沒有影響故事給我的感覺,男女主角的分隔,從老生常談的分隔異地升級到宇宙和地球,八光年,那永遠不能到達的距離,令我們更加感到那穿越其中的愛意和思念是如何地強烈。在日本,短訊是最普及的通訊方式,也許很多人和女主角起初想的一樣:曾經以為,短訊可以傳遞到所有地方......
 
愛,可以超越時間和距離嗎?
 
《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 
二零零四年,首部長篇作品。沒想過會是帶點科幻元素的作品,但看過《星之聲》之後應該不會感到奇怪。男主角弘樹和拓也一直憧憬著乘坐自製的飛機飛到北面的高塔,其時背景為二之大戰後,津輕海峽以北被蘇聯占領(片中譯「聯合國」,難怪我一直搞不清楚其政治背景),高塔是蘇聯的先進武器/產物。主角中的主角弘樹除了「塔」以外還憧憬著同班女孩沢渡佐由理,三個人偶然的機會走在一起,渡過了一個難忘夏天,並約定要帶佐由理飛到高塔去......

後來佐由理失蹤了,拓也和弘樹也失去了繼續造飛機的動力,各奔前程。我特別喜歡描述弘樹一個人到東京生活的那些情節,沒有靈魂的生活,背負著被背叛的懷疑,逃避並厭惡高塔;回到家關上門,全身被痛苦包圍著,卻又一直在夢境及現實尋找佐由理的身影......另一方面佐由理因為不明原因陷入長時間昏迷,其後証實她和高塔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新海這一次依然以愛情為題材,比起上一次《星》的層次提升,男女主角被迫分隔於兩個不同的平衡世界,最後兩個人憑著思念衝破空間的障礙,弘樹為了讓佐由理甦醒,重新履行約定帶她飛到高塔......

中文譯名雖然沒有錯,「約定」。我不知道正確的翻譯,但就中文上來說,約定只表達了:高塔是個約定的地方,但故事中所表達,佐由理被困在高塔的意義並沒有被表達出來,事實上我認為「約束」才是最理想表現故事思想的詞語,佐由理最後被帶到那個約定的地方,從這個約束著她精神的地方解放出來,應該是這樣的。再一次,新海讓我們憧憬著,那超越空間的愛。

三套作品都有關於孤獨被困的描寫,這是被稱為御宅族一份子新海誠的內心寫照嗎?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