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為了加深尻在我體內的萌毒,決定自殺式地重頭看一次《1リットルの涙》,看一集最少不自覺地流淚一次以上,當做淚線的復健運動的話,此劇集的效果不錯呢。
 
「在我能夠笑著面對自己之前,我至少已經流下一升的眼淚了。」
 
作為一個健全的人,即使被感動了,流淚了,我們又怎麼能夠明白患病者那個沉重的包袱和對死亡的恐懼呢?當我們不屑和指責劇中向亞也投以奇異目光和刻薄的人們的同時,我們在面對現實生活中的患者時,沒有抱著一種相似的心態,用相似的目光對待過他們嗎?
 
「得病了不是不幸,只是不方便而已。」這句話出自和亞也一樣患病的明日美,充滿了力量,人這種脆弱的生物,有多少人可以由衷地說出這種話出來?這一幕,哭了,因為我們的渺小。有時候不禁問為什麼,為什麼香港,拍不出這樣的劇集?為什麼,這麼一個年紀輕輕的日本女孩,可以令我們感動落淚而不覺得一點矯揉造作,為什麼香港的演員就不能夠?身處於這樣的社會,沒有眼淚的生存空間,要保存一點感性的人性,是不是覺得,你的淚線也要做一點復健運動呢?
 
生命,讓人永遠思考的課題,我們和亞也都知道,她只有很短暫的生命,因此看著她燦爛的笑容,我們的內心卻是悲傷著的。麻生的父親說得對,看著患病者努力的樣子,真正得到勇氣和鼓勵的人,卻是我們;是的,真正需要救贖的人,正是自以為是向患病者施予同情的我們。
 
今天終於看到麻生向亞也表白的一段,感謝富士電視台接納了亞也媽媽的要求,讓亞也在劇中談一場戀愛,讓她擁有一位愛護她的人,讓我們在眼淚中嘗到一點甜味,讓我們擁有一個愛是偉大的夢想,「不管妳講話有多慢,我都會注意聽;假使妳沒辦法講電話,我就會直接來找妳。」愛,可以如此地簡單,卻震撼。
 
「現實太殘酷,太嚴峻,我似乎都沒有夢想的權力,想起未來,淚水又不禁湧出來。」
 
亞也最後選擇放棄最重要的人,因為...因為沒有未來,因為麻生是如此地深愛著她,因為她認為自己不應該再擁有夢想。那一瞬間,和亞也一起失控地哭著,感受著她的痛苦與悲傷;絕望,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那封惰書,充滿了堅強的悲傷,我們都不禁質問:「病魔,為什麼選擇了她?」生命存在太多無法逆轉的不幸,可是,要從悲傷中獲得勇氣,活下去,這就是生存。你得到了生存的勇氣了嗎?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