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對於舊天星碼頭沒有特別的回憶和感情,但得悉因填海而清拆後,我卻有一種茫然若失的惋惜。香港失去具有保留價值的東西太多了,什麼時候,我們會變成另一個上海,盲目地開發和改建社區?
 
碼頭附近,站在成千上萬道別的群眾中,仰頭望向碼頭上那小小的鐘樓,它的指針,踏入五時五十五分後,鐘聲敲響起來,我側耳傾聽每一下報時鐘響,四周圍喧鬧的人聲沒有為快要清拆的鐘樓帶來一點熱鬧的氣氛,鐘聲還是一樣顯得落膜。
 
忽然間傳來行為藝術家一句咆哮:「影影影,碼頭都就黎拆喇,你地仲影!」那一刻我反思了,我可以為這個將要被清拆的碼頭做什麼?寫上紙條?一起喊口號抗議?在被決定為既定事實的事實下,我感受到大家無可奈何的心情,我只能拍下碼頭的點滴,跟它合照,証明我們曾經存在過於同一個時空中。旁邊聚集起來抗議的人唱起梅艷芳的《似水流年》,一首很應景的歌。
 
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 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

誰在命裡主宰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永遠纏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 懷念往年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政府不知道香港市民有多少熱愛天星碼頭,他們不知道人們有多麼渴望保存有價值的建築,保存自己的根、回憶、社區...根本我們的政府,一點也不愛香港。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