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我最期待的一幕!=3=(海砂:你是變態跟蹤狂先生嗎?)
圖右:趴在床上的可愛MISA啊!
 
來了,一點對於《死亡筆記-最後的名字》的觀後感。
 
比起上一集的胡搞,這一次的佈局明顯大有進步,我想大概因為這次有90%忠於原著吧。不過重新套用一次我對上集的評語,要在110分鐘內把原著裡精妙的對白,內心戲等等重現出來實在有難度,所以就這一次來說,故事的推進、發展和結局總算成功,外間亦普遍給予好評。只不過就這樣以一個好字結束的話,這篇所謂觀後感也太扯了吧,因此,筆者唯有用原著的出發點,來一次雞蛋裡挑骨頭。
 
故事整體雖然流暢,但相對地在於凝造緊張懸疑氣氛上,非常不足,也許配樂問題是其中之一,但我認為為了濃縮劇情而刪去的很多細節,直接影響了故事本身的可觀性,譬如隱瞞了阿月在放棄筆記之前所作的精心準備,最後觀眾只知道,放棄了筆記=沒了記憶,得回筆記=有了記憶,這樣原著中阿月因考慮「持有權」問題而作種種考量就白費了,心水情的觀眾或許會發現事實上阿月把持有筆記的死神宿主巧妙地調換(發現流克的筆記由雷姆持有了嗎?),這是為了要派雷姆把筆記(原來阿月持有的,偽造了規則的那一本)送給高田並依附她的前置作業(漫畫中的火口),到重新取得筆記及殺死高田後,持有權自然會再次落入月身上。當然選擇雷姆也是經過一番考量,看過就會明白,就結果而言雖然沒有分別,可是趣味性減少了。
 
至於放監的一段,省略了總一郎為了不忍兒子受如此折騰而要求一同被監禁一幕,少了身為父愛的這種表現對往後總一郎悲痛情緒的感染力也打了一定程度折扣。當然不得不提龍崎為測試月要求總一郎假意殺自己兒子的一幕也被刪去了,正因為龍崎的謹慎,才會使讀者覺得他之後更進一步的推理是合理的,現在有些觀眾會覺得,之前那麼輕鬆就放他們出來,到後來對死神的話卻又投以懷疑的目光,並且輕易地質疑筆記的規則是假的,會不會有點思維上的不統一啊!因為就人類的領域來說,死神的話和筆記上的規則應該是不容否定的,因此龍崎要質疑的話必先在之前顯示出「他本來就是這種人」才會令觀眾信服。(電影裡面沒提到檢驗過整本筆記的質料的這一段也很說不過去)總而言之,這些刪減雖可說是無傷大雅的,不過少了一筆的油畫,對整體感覺而言還是有著一定的影響。
 
還有一樣值得彈的,就是電影一開始快速地展現所有筆記內的規則出來,這個安排我就認為不當,對於已看過原著的觀眾,打從一開始規則是可有可無的,但對於從未接觸這個故事的觀眾來說,這樣在最先就Fast Forward的話根本不可能仔細地記住(換作漫畫也不行吧,看到中段就會忘記了),至少像我就一句也記不住!
 
接下來討論一下高田,我是失望透頂啦~為什麼就把高田教主變成那個蠢蛋火口啊!唉,可憐的片瀨(飾演高田),原先期望她的發揮落空了。不過其實應該讚的地方,是用高田替換了火口,完美地完成了阿月的計劃外也省卻追查火口當中那些情節,以電影來說,這樣的安排是最好的,也成功製造了話題,不少人都想看看高田會怎樣加插在這一部之中呢!(最後都像我一樣異常地失望吧 OTZ)
 
結局,留在本篇最後說是最恰當的,從構思上來說,非常值得一讚,可是在處理的時侯漏洞百出。怎麼這樣說?自從龍崎釋放海砂後,阿月早就該料他一定會重新懷疑海砂就是奇拿,這是阿月計謀的一部分,目的是要雷姆動手殺龍崎。這就奇怪了,為什麼他沒料到海砂家會安裝監視器呢?(明明這條橋已經用過無數次)記憶中阿月在漫畫內曾吩咐海砂帶著筆記的內頁在戶外或洗手間內才可以執行死刑的,因為阿月要龍崎鎖定並「懷疑」海砂,而不是「確知」第二奇拿就是她。如此一來,這個致命傷引致月的失敗,草率得不忍卒睹。更令人大惑不解的是,阿月在沒有確認龍崎是否真正死亡的情況下,在閉路電視環伺的地方高聲暴露自己的身份,並在筆記寫下父親的名字,即使認為調查總部內沒有其他人,可是給閉路電視拍下自己的舉動很不智吧,(原著中阿月確知隔離的房間內沒有開閉路電視才進去檢雷姆遺下的筆記)這個失誤像是阿月會犯的嗎?而龍崎怎麼知道阿月不會進一步確認自己的死亡?將漫畫第一部和第二部結合的結局合而為一,卻在細節上處理得如此草率,敗筆也。
 
但老實說,原著中第二部本來的結局就有點不合情理,只是細節上找不出大漏洞而已,現在電影的結局,運用了其中一條最原始的規則「先寫下名字的死亡方式並不能再改,再覆寫上同一人的名字也不會覆蓋原來的效果。」令龍崎暫時不死卻最後難免和阿月同歸於盡的結局,我個人是非常喜歡的。
 
 
延伸解說:有關夜神月「筆記持有權」的前置作業
 
海砂放棄筆記-->回到雷姆-->雷姆把筆記交阿月-->月放棄-->回到雷姆-->交流克-->再交月。原來跟隨海砂筆記的死神變成了流克,目的是讓海砂再次交換眼睛。月在整個過程中擁有自己的筆記,記憶不受影響。第二步,阿月把自己的筆記放棄-->回到流克-->交雷姆-->交火口。這一次作用是把自己筆記的跟隨死神換成雷姆,好讓最後龍崎發現,並令到自己可以利用之。最後,由於阿月把持有的海砂筆記也放棄,失去記憶後就算再碰到火口持有的筆記也只有在觸碰筆記時才會回復記憶,因為當時持有人並不是他,所以他為了隱瞞假規則的事與及要讓持有權回到自己身上保持記憶,用一早藏在錶內的筆記紙張抹殺了火口。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