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自衛隊1549》 
 
印象中此片只在香港上映過一段非常短的時間,起初在戲院內看預告片時還滿期待的,不過為什麼此片在香港沒有力谷宣傳,看後也許能夠發現一點端倪。
 
故事原案為半村良撰寫的小說,79年拍成同名電影《戰國自衛隊》,而現在的《戰國自衛隊1549》則改拍自福井晴敏改篇半村的作品,是一部改上改之作。原來半村版本的小說故事富有「狡兔死,走狗烹」的寓言意味,但經軍事小說成名的福井改編後,整體故事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同時此片的意識形態也就出現了濃烈的右翼味道。
 
故事講述的場一佐的部隊在一次實驗中被送到戰國時代,兩年後女主角神崎二尉說服前的場部隊中的鹿島,參與回到過去營救的場部隊的任務,並阻止歷史繼續被改寫,挽救即將被毀滅的現代時空,可是鹿島一眾到達後竟突然被織田信長的軍隊襲擊...比起半村的原著,新版的故事更富現代感及科幻性。主角採用江口洋介鈴木京香,還有綾瀨遙及飾演的場一佐的鹿賀丈史,選角上配搭得宜;至於場景和裝備方面得到自衛隊的協助,重現出來的天母城也很有新鮮感(現古代城池混合體),以卡士及場景來說實在值得一看。
 
可是有一個致命傷卻影響了全套電影的可觀性:故事本身屬於完全天馬行空,觀眾對於大量不合邏輯的情節一時間難以投入;例如受過嚴格訓練的士兵一下子就被古代人伏擊屠殺,毫無反抗能力,雖然不能使用實彈,但觀眾難免會覺得「這也太遜了吧!」。總括來說,腳本本身就欠缺像《日本沉沒》一樣的共鳴感,所以看的時候總會有點若有所失。
 
《戰》雖然為科幻片,不過帶出的訊息卻與大美國主義下的熱血戰爭片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根據電影中的情節和對白,作者認為自衛隊應成為正規軍的主張呼之欲出:電影中回到古代的自衛隊不能使用實彈傷害戰國的人,「不能用實彈」正是寓指現今自衛隊非正規軍的狀態;「戰國時代人」可了解為當今世界上的各國;如此解讀的話,整個故事帶出的寓意就是:「身處於弱肉強食的現今世界中,非正規軍的自衛隊並不能保家安國,只有淪為被列國欺侮的對象。」事實上,其中有一句對白:「不能用實彈的不能稱之為自衛隊」,正是作者借戲中人之口舒發的感想,的而且確,當上司批准使用實彈後,相方形勢就馬上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進一步使我以上假設的意識形態成立。
 
我在網上看到有不少人批評這種主張軍國主義的電影,在狠批這種意識形態之前,換個角度思考,一個沒有正式軍隊保護的國家,居住在那裡的人民又怎能有安全感呢?希望家園被保衛的願望乃人之常情,我們對日本這個國家沒有信心,因為至今他們的政府高層仍然不肯正視歷史上的錯誤,我們都擔心他們心裡的鬼,會不會有一天再次化身為軍國魂復活。但以現今世界勢力之平衡,個人而言實在不擔心所謂的「日本威脅論」。雖然在日本仍然存在不少加強軍事,扭轉自衛隊無能的訴求,但事實上在民主化下日本軍國主義已無復辟空間,現在的所謂加強軍力,其實只是彌補與鄰國的差距而已。基於自私考慮,中、韓都不希望日本壯大,於是,以「曾殺人者終生不應再手執任何利器」為旗號,反對日本這種右翼主義抬頭就最適合不過。日本政府一日不正視歷史,坦然認錯並作出補償,這個困局會一直持續,中日關係無可避免疏離。
 
這套電影的設定本身就是只適合日本人看的作品,也許正因為這種「不受歡迎的意識形態」,令這套電影沒有在香港多做聲勢宣傳吧。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