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套日本電影,沒有我最喜歡的小品,總覺得日本電影拍那種淡淡的愛情故事很出色,那種煽情和韓國的不同,也許和民族性有關,憂鬱的味道很濃重。
 
《死亡筆記》 
 
故事講述天才少年夜神月無意間拾得死神筆記,然後化身判官殺害罪犯,與天才偵探L展開一場追逐戰。此戲改編自漫畫,因電影的時間有限而局限本身故事推進性及情節細緻描述,是無可避免的先天缺憾,選擇重頭戲在FBI雷的一節是明智的,可是隨意改動南空直美的一段卻顯得牽強。主角夜神月,在原著中是一位擁有極高智商的「犯罪者」,可是他卻在電影中破綻百出:
 
一.開始時有一幕講述阿月在大型電視下公然拿出筆記「行刑」;以及描述他初得筆記時,當面試驗殺害某罪犯。以阿月的性格以及謹慎,這種足以致命的舉動應該不可能發生。
 
二.拆除偷拍的攝影機後,不確定竊聽器還有沒有拆除就隨便和流克交談。(也許是因為時間太短而刪減了吧,可是情節上也就出現漏洞)
 
三.南空直美一段,原本是場精彩的心理戰,在電影中卻變成一場鬧劇。首先南空能夠這麼容易就追尋到阿月的身份,反顯得阿月在計劃上的不周密,而阿月最後明知L已經知悉自己可以操縱人死亡時的行動,仍執意實踐美術館的一幕戲,非常不智,阿月此著不但沒有洗脫嫌疑,而且更加深了自己就是奇拿的可能性,劃蛇添足。再者面對南空時的阿月顯得非常不知所措,這是沒可能發生的事。
 
其實《死亡筆記》本身並不適合改編成電影,因為鬥智的場面太多,大量的計謀,宣之於口的話會令故事的推進更慢,受時間的局限性而刪減,就會出現漏洞和犯駁之處,畢竟故事的設計過於精密,增刪情節方面就顯得困難重重了。不喜歡沒看到結局的電影,尤其不知道續集什麼時候上畫。
 
日本犯罪率不斷上升,《死》本身的劇本骨子裡像美國的英雄電影,「得到能力者,化身判官警惡懲奸」可是有一點不同的,當不少人民崇拜奇拿同時,警方卻沒有認定這一位英雄。故事由是展開一場「手段戰」,L不惜犧牲罪犯人命引蛇出洞,奇拿被迫殺害追查他的FBI,正義的界線模糊了,月的父親和同僚,是他們的平衝點,不過也說明了一個殘酷的事實,維護公義本身的愚昧和不懂變通,作者透過奇拿對社會司法的不滿,警部的無能愚忠,寫出自己對日本現況的失望,同時何謂正義的矛盾,寫實而值得反思,也可藉此看到美式英雄主義電影的膚淺。
 
待續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貓
  • <div>好似續集改得仲勁,海砂正式出場,不過卻傳聞有高田清美,估計是要將N果段(漫畫第二部)和前半部整合起來,其實這一集《死》改動的情節還算合理,希望續集不要太過走樣就好喇。</div>
  • SIT
  • <div>續集好似11 月上ma..XD</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