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嗎?櫻花掉落的速度。

四月到日本之前,《秒速》第一話櫻花抄已經發佈,我沒有看,雖然期待了很久,「這次是怎樣的愛情故事?」不過既然知道三個短篇互有關連,只好再忍耐到第二部和第三部發佈,這樣才比較完整。最近終於等到,在踏進生日的零時後,急不及待地看完它。

我曾經問看過第一部的朋友,「感覺怎樣?」

新海誠的前作充滿科幻元素,愛情都發生在科幻的國度裡,雖然是熟悉的風景,但卻是不同的世界。我稱這個感想為「虛」。朋友回答我的問題:「這次實得不能再實,像石頭一樣實在。」他知道我一定會喜歡。

距離,這次的主題依然是距離。《星之聲》的距離是物理上的。《雲彼》的距離是超越空間的。這一次,是心的距離。

從新宿到岩舟,只能夠用鐵路到達的距離。日本鐵路很準時,因為太可靠,一旦出現突發事故引致誤點時,給人的不安也相對地加倍。車箱裡,看風景的遷轉,從重複的大廈、到重複的鄉村小屋。祈禱祈願祈求祈望,列車盡快到達目的地,無助、失落、孤獨,在空無一人的車箱,時間的流動慢得好像隨時會停止。

距離再遠,還是能夠克服,到達。

鹿兒島和岩舟的距離很遠,「遠到一旦有什麼突發事也不可能馬上相見」,不過書信和電波能夠傳遞的地方,相比起需要八年的短信傳送距離和平行世界的空間阻隔,根本不算什麼。只是天意作弄,因為彼此的心不再相連,兩個人,漸漸變成兩列平衡路軌上的列車。

《秒速》所呈現的世界,沒有了科幻的構成,回歸平凡。

「即使透過相隔八年的短信,兩個人仍然可以思念著對方。」現實是,持續的書信也維繫不了的關係。

「即使相隔多年,為了實現約定,我們可以冒著戰火,把心愛的人帶到天空上約定的地方。」現實是,連一起看櫻花的約定都沒辦法實現。

比石頭還要實在地呈現出現實呢。

沉重的空氣,彌漫於比真實更真實的風景。打著沒有收信人的短信,追逐著消失的她,在別人眼中那麼親切卻又遙不可及,彼此的不斷追逐,並沒有拉近心靈的距離。別人的話,彷彿給予了啟示:「彼此互相發了過千封短信,心靈卻只接近了一厘米左右的程度。」悲傷不斷累積,直至極限,那種沉重,透過屏幕,傳播到空氣中。音樂響起,很久以前的夢,昔日的片段,是一種背叛嗎?

冬雪後櫻花盛開,手掌捧著用秒速五厘米落下的花瓣,電車軌上的偶遇,面對面的距離,堅信她會回頭的天真,笑了。眼前只有空氣與像雪一樣飄零的櫻花,彼此相隔的距離,原來比銀河系的兩極更遙遠。

櫻花掉落的速度,秒速五厘米。那麼我要用多快的速度活着,才能再次遇見你?
 
按:下面第一段是《秒速》主題曲,由山崎まさよし主唱的 One more time , One more chance MV,第二段是電影片段,不喜勿看。不過,對比兩者選取的鏡頭,就會發現非常有趣,透過剪接,同一樣材料可以呈現出不同的感覺、不同的故事。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甘c貓
  • 新海誠的作品...<br />令人好有「感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