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的樂曲響起,思緒被拉扯到深沉的海裡。
 
我像顆洩氣的皮球倒在床上;感覺空氣重了一毫克,
空白、空白、空白的腦袋觸摸到一抹悽傷,
正因為他們最後都笑著,灰色的墨彩才顯得更加濃重。
 
純粹嗎?那充滿殺意的眼神?
未來嗎?抓住的同時已經結束。
死亡嗎?會奪走你的一切;尾聲,是帶笑的哀樂。
 
純粹的旁觀、純粹的陳述、純粹的表與裡,
是個虛構的故事,虛假得發生在眼前也不令人相信,
因為我們都忘記純粹,是人類最初最美好的姿態,
我們認為純粹是奇蹟愚昧不切實際妄想被騙散慢...
 
純粹的偶然,把她殺死。
這個虛構的故事,又只是一個純粹的故事嗎? 
 
看畢《死後文》第二回感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