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地震的消息後,忽然有這樣的想法:「中國這次搞奧運的代價未免太大了」雖說兩者乃風馬牛不相及,不過不難發現身邊有不少人都曾經有過類似感想。為什麼呢?
 
奧運將來,爆出個西藏問題,中國的處理手法多有不完善之處,難怪生活於自由風的西方國家民眾反應這麼大,結果好端端的奧運盛事,被政治渲染,成為西方國家非議我國的口實。可憐我國的憤青,眼看洋人辱我河山,紛紛效法當年義和團之意志,抵制家樂福、反抗外國人、圍堵不在 MSN 加上 (心形) China 的人,的士司機貼上「法國人與狗,不得上車」...一時攘夷之風尉為奇觀,令本來已經對我國懷有偏見的外國人更加反感。井中慣青以為勝了一仗,誰知道輸了風度,輸了胡溫辛苦建立國際形象。
 
聖火來到香港,我們大聲喊中國加油,我一直疑惑,加什麼油?白金定普通?這種團結令人噁心,因此我雖然不支持藏獨,可是仍替努力表達自己意見的人士深表支持。陳也專欄中「四川這一震,震得及時,震醒了那些以為保衛奧運『聖火』乃歷史使命的憤青」的言論,被人大肆非議「冷血」,的確她這次的諷刺過了火位,國難當前,血濃於水的我們很難接受這樣的比喻,不過她背後想表達的意思不對嗎?奧運、藏獨、地震是三碼子事,可是看看憤青,看看牛鬼蛇神的咀臉,看見他們噁心的愛國、我會覺得,被這些人支持的奧運,不搞也罷,省得給這些人一個機會獻寶。
 
出於相似的牽強道理,(幻想)如果冥冥中希臘的諸神看不過眼這樣污濁的奧運而給予天罰的話(燒壞腦,看動畫太多),那麼我寧可不要搞奧運。也許我心裡有個天真的想法,如果能夠用放棄舉辦奧運來換取避免這一場災禍,那麼千千萬萬的人命就會得救,災區的人也不用飽受與親人生離死別之痛;所以才會有把奧運和地震掛勾起來的念頭吧。眼看死亡的數字像跳字錶一樣跳升,雖然沒有目睹死傷枕藉、哀鴻遍野,但已經令人夠沉痛了。
 
可幸,我們有一位好總理:「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在此願努力在災區救援的人員可以拯救到更多更多人的生命。
 
如果北京的奧組委聽見總理的話,請知廉恥,取消聖火在四川的傳遞吧,人命不是大於一切嗎?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