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長城非好漢」於是趁廿零歲體力充沛的時候就要去了,不然老來才去充好漢很辛苦呢!

今天是上長城的好日子,天朗氣清,很涼爽。大清早六點就起身出發,想在附近吃早餐,但很多食店到七點仍然未開門,在不想吃老麥和吉野家的情況下,我們決定到車站附近再搵食。乘坐地鐵到積水潭站,那裡更荒蕪,連食店的影子都沒有,唉,為什麼北京的人工作那麼寫意?將近八點了,食肆連開門的跡象都沒有。

 
據資料說從積水潭站步行三百公尺左右就到德勝門,經過昨天的教訓,我們小心翼翼地定位,前進。沿途都是些中產低密度的住宅,越行心裡就越無底,(竟然想去文具店買指南針了...)後來在對面馬路發現有賣早餐的小店,買了個火腿煎蛋包加豆漿,看上去油膩膩的不過滿好吃的,豆漿就嫌太淡了。阿隆買餡餅時跟老闆娘說「HAM BIAN」,被人家笑著指正,喂喂好像五秒前人家才跟我們說過正確讀音啊!

吃飽,於是問路,經老闆教路後我們很快就到達德勝門,但怎麼計那距離都不止三百公尺吧!到長城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在這裡乘坐919路公交,原本還擔心公交的環境會不會很糟糕,原來這裡的公交和市面行駛的不同,像旅遊巴一樣坐滿就開車,總算放心,不用迫沙甸魚了。而且在公交用IC卡付費還有打折,呵呵。

上車,死訓。據艾肥小姐說整個車程都是畢直的向前沒有彎位,啊竟然有這麼長的大直路,飆車一定爽死的說。

接近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終於到,太陽有點曬,不過涼風颯颯,一點都不熱。我們照原定計劃坐吊車上去,排隊的時候人山人海,看見著奧運義工制服的人比遊客還要多,究竟他們平日有什麼工作的呢?而且,出外玩的時候不用著那T-SHIRT吧,難道像我們去O-CAMP一樣要著CAMP衫?(謎)

從坐上吊車的一刻起,我後悔了。車箱可坐四人,每邊兩人背靠背,車箱很小,圍板很薄,那門很兒戲,我跟阿隆坐面向下的那邊,呼!很飄!每經過一次一途豎立的鐵架就晃動一次,我和阿隆拍過幾張照片後就馬上轉過頭不敢再向下望了,沿途一路尖叫的說,我說:「下次不要再坐了」

到達吊上站,我們先往北八樓走,很多人很多人很多人,拍照拍照拍照,路真是蠻陡斜的,而且非常大風(這時候從伯母口中得知香港已經掛起九號風球)。從北八樓再往前走一點是向下的路,更加的陡峭,是向第九樓、第十樓一路走的,人很少,因為到盡頭後要走回頭路下山的,我們看見有些「豆豉人」在很遠很遠的城樓晃動,真佩服他們的毅力!

其實我們不約而同有個疑問,在這麼險要的山嶺上起城樓有什麼用呢?真的有人從這邊打過來的嗎?雖然真的很壯觀的說!

從北八樓向山下走,沿途繼續影相,遠眺的時候發現盡頭欠缺修繕的斷城,長滿了植物,殘破不堪,或許這才是歷史的真實,現在我們所在的長城,都是用混凝土塗姿抹粉過的旅遊景點。還有,在很多磚頭上發現沒公德的遊客刻字,做這些損人不利己的事,破壞文物;為一己之快,讓國家的塊寶出醜於人前,想要人尊重你,先自己尊重自己吧。外在如何富強,國家不把人民的的素質與公德提升,一切皆金玉而已。

到達北四樓,有一段城樓被公安把守,看來是有某國的政要權貴正在上面參觀呢,忽發奇想會不會是布殊?我們經過短暫商量後決定從這裡坐軌車下山,在旁邊的店舖做了張「好漢証書」留為紀念,拍照打印過膠,十分鐘左右就搞定,不過下次等那過印乾了再過膠吧,都化開了啊。(殘念)

坐軌車,沒想象中可怕,因為前面有司機控制速度的。倒是我看到(切勿飆車NO RACING)的警告牌時,真的笑出來了!結果,坐軌車比吊車要安全一百倍左右,要到長城遊覽的朋友,請積極考慮這種運輸工具。

在車站往外走看見有一個黑熊園,和長城不相關之外,看見黑熊搖尾乞憐地向遊人討吃,真的感到很痛心,要牠們烈日當空的在這裡受苦,為了討好人類要這樣做,真的有意義嗎?越看就越感到不忍心,希望人類能夠善待牠們,要讓牠們展覽於人前也請給牠們尊嚴吧。 

在外面通通一式一樣的小食店買了羊肉串燒,很乾身,灑上大量香料,基本上吃不到什麼羊羶味的。吃過就決定回市區吃午餐,目的地是西城區的「郭林家常菜」。基本上味道沒什麼驚喜,比較特別的是驢仔肉,灑上星星糖的桂花山葯作為前菜不錯,只是太甜,吃得多得膩了。不得不提一下厚厚皮的餃子,可能香港人吃不慣,可是我卻覺得很充實。

依照計劃,吃過午餐後就到朝陽區的「潘家園」舊貨市場逛逛。打的,司機似懂非懂,後來隨便把我們丟下就算了,而且還走過龍,害我們要走不少回頭路。這裡賣的都是古玩類的東西,格局像玉器市場,旁邊的店有賣書畫、木傢俱、水晶、小巧擺設之類的,中間的地攤主要是似是而非的假古玩、各種稀奇古怪的仿古物,我看見有一個羅盤是「香港製造」的,笑了。另一邊的店有的是表裝,有的替人刻章,原本艾肥小姐和阿隆打算刻圖章的,不知為什麼打消念頭了。老實說我找不到什麼好物,在旅遊書中看過的蟹鎖也找不著,結果買了一個筆筒給表妹,買了一個羅庚以備之後「辨別方向」之用。

由於昨天沒有時間在王府井逛街,於是今天打算早點去,晚餐到有名的「大董烤鴨」去,時間只是六點左右但竟然被告知要輪候一個多小時,迫於無奈之下只有放棄。行到附近另一間烤鴨店,空位子不少,但因為距離午餐的時間不是過了很久,大家都飽厭厭的,點菜的時候有點氣,我覺得嘛,要是飽吃不下的話不如剛才在那邊等就好了,來到這邊又說太飽吃不下什麼的,不如不吃算了,於是鬧了一點情緒。

後來烤鴨上場,皮真是切得很薄很薄呢,香港的沒得比。每個人都有有一份配料,隨自己喜歡進食,粉皮的話供應很充足,不會像香港一樣吝嗇的給幾塊就了事。嘗了不同的口味,我最喜歡加糖進食的說,其他的總覺得味道太嗆而嘗不到鴨原有的味道。

接著,打的到王府井,繼續昨天未完的行程。今天一整天我們都奉行著「打的才是王道」的法則在北京遊走。到達後,第一件事就是到「愛迪達」專門店買印有排球圖案的T-SHIRT,由於太搶手了,在店裡面簡直有大混戰的感覺,終於好不容易買齊,明天就可以一同著去看女排了!三男買白色的,女的買黑色,我還買了一件黑色的跳水和一件POLO-SHIRT。

完成最重要的目標後就到處逛,我們發現這裡也有APM商場,雖然香港的大很多,但應該是同一個集團的物業,裡面還發現一間賣「怪誕城之夜」衣飾的專門店,可是賣的東西都不是很合心水。再來就是到各大大小小奧運常品專賣店逛,單是王府并就已經有五、六間之多,每一間都擠滿了人,每一間賣的都大同小異,受朋友戲言所託,要買一件「歡歡隊長」的精品給他作手信(我問他要哪一隻福娃,他說當然是紅色,我問他為什麼,他就說因為紅色一定是戰隊隊長),最後我買了毛巾給他,便宜實用又不用怕帶出街被恥笑,如果不會甩色就PERFECT了,看哪,我們的歡歡隊長多可愛啊!

 
今天的最後一站,就是王府井小吃街,什麼炸蠍子啦、炸蠶蟲啦,我都不敢吃,只和肥仔他們吃了一串冰糖葫蘆而已。看見有一群老外在吃的時候就走過去吶喊助威了,我真的沒勇氣咬下去啊。後來陪艾肥小姐去吃烤羊串、爆肚、羊雜湯,味道麻麻,可能是不合我的口味吧。
 
今天很盡慶,也很累,明天就是看女排的大日子,心情既興奮又緊張!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貓
  • <div>試舉例說明之。</div>
  • Kentville
  • <div>果個唔係星星糖露筍呀, 叫"桂花山葯"架~</div>
    <div>重有, 你篇野好多錯別字呀中文人</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