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早已忘記,那憤怒的情感。
 
終於社會變成某些人口中的安定和諧,教科書上筆錄著當年確曾於天安門廣場前發生過小型騷動,然而很快被平息。歷歷在目的片段,好像電影一樣,鮮血,是茄汁;傷痕,是化妝。經歷這件事的人還沒有全部死去,指鹿為馬者已經急不及待保駕護航。也許不應由香港人擔起記住這件事的責任,我們是那麼的善忘、善變。要求平反難,還是要求普選難?不是有一班不怕死的傻瓜每年在維園搞集會的話,我們甚至連坐在台下,暱名地悼念的機會也沒有,早已把這場「騷動」看成現代史的一部分。熱血和憤慨忘記了,不打緊,請把心中的火炬轉化為燭火,相傳下去。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