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曾幾何時,我非常討厭九鐵這間公司。

某天晚上,我正趕赴某個重要約會,雖然車費貴,又沒有乘車優惠,可是火車是最快到達的交通,因此我別無他選,用了五分鐘從家裡趕到車站,然後才發現八達通餘額不足,增值機又掛掉,因為是另一邊月台的關係,單程票機也只有一台,正在被一群不知所謂的年輕人在磨磨蹭蹭的霸佔著,我無可奈何地,想到票務處增值,但職員卻不知溜到哪了,結果我整整錯過了兩班車才順利入閘。

我看著月台上那個騙人的倒計時隨著一分又一分鐘的過去,紋風不動,其功能和小巴上的車速計一樣,都是掩人耳目用的,吹脹!還有,不停站列車總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來落井下石一番!那天晚上,我驚嘆「梅菲定律」竟然如此忠實地發生在我的身上!

以上是一件真人真事改篇加鹽加醋,這些環節我每次乘火車都會經歷,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討厭這間公司。最近,田二少說遇事不報是公司內根深柢固的文化,好啊,你們的服務就從來沒有好過,現在連最基本的服務 - 令乘客安全也做不到,你們憑什麼負責?出了事,你一條命夠償嗎?主席都改變不了公司文化,又是哪門子的道理?私營化加上變相的壟斷,造就出的怪物就是這副德性。現在市民豁出去,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坐火車,只是因為別無選擇啊!

裂痕不構成危險,用索帶固定組件安全,列車下面加了又加的組件令老化的列車早已經吃不消,閱報時不敢看工程師的評論,脫軌、起火、分體,怕看了在坐車時回想起來令我如坐針氈,所謂辛苦死不如安樂死,啋啋!用人手埋站安全嗎?門未關,列車開行了三米多才發現算是小事故?列車泊位不準,要急煞停再倒車是正常?我想現在九鐵最迫切引入的應該是「電車Go!」教學軟件,讓車長在再培訓之餘不會感到太沉重壓力而又去跳樓。再看看維修人員的表現吧,把起動器的前後制動搞錯,名副其實的「搭錯線」,「唔出廠就唔駛報!」果然,執迷不悔已病入膏肓,還總算田二少對自己公司了解得透徹,之前的話意思其實是:「唔到公司執笠果日呢個文化都不會改變!」我同情他的無能。

加裝幕門一事連樓梯響也「聞」不到,有人提出了解決月台弧度太大的安裝問題,也不見得有人回應跟進,墮軌意外連年增加;列車老了不買新的,左補右加又是一列好車;車廠不像維修中心更像意外實驗工場;不要忘記西鐵、輕鐵也發生不少安全事故。真的,要多謝他們令我們安穩的生活平添一分玩命的刺激,也感謝他們不辭勞苦地,令全港市民都對九鐵內部的「安全」定義有了深刻的認知。

冬局長如要挽回人氣,為任內寫下可以記落史書的一筆,不妨動真格,勒令停駛,至少也迫到九鐵管理層大換班,學曾師兄「強政勵治」一番。其實九鐵一向有大量安全事故,只不過以往瞞得就瞞,以前也試過開錯另一邊車門等等嚴重事故,現在接連幾日出現人為事件,發現越來越多的安全問題,冬局長絕對出師有名,不過先旨聲明,如果不先做好配套措施,最終個黑鑊可能更大呢!

昨天紀曉嵐中有句對白說得精警:「你看到的就是我看到的,我要你去看的,卻是我看不到,只有你才看到的。」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全部嗎?列車的裂縫我們看不到,車身扭曲也看不到,可能,平時走慣的天橋也有裂縫,我們也看不到,「眼不見為乾淨」,對中國人的大智慧,我又上了寶貴的一課。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甘詠詩 - 香港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博士研究生
日期: 2006年01月07日 

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酒店大堂水銀燈下,香港。

「香港○七、○八年普選是不可能的,即使定時間表也不切實際,你看那些人,立法會直選,他們選了甚麼人?長毛、鄭大班……,一人一票,一定亂!」她說。

「亂?不得了!香港不能亂,中國不能亂,要『和平演進』,經濟穩定最緊要。」他說。

「平反六四?民主派不能老唱舊調,現在再講平反六四已經out了。」另一個他說。

水銀燈下映照晶瑩剔透的紅酒,耳畔傳來優美的女子歌聲,五個香港人,此時此刻,談論彷彿是別 人的事。

並非真正直選

去年的立法會選舉,不能說是真正的直選。比例代表制,猶如足球分組淘汰,一組是印尼直接出線,另一組是德國對西班牙。結果印尼奪得亞軍,你不質疑比賽制度,卻怨人們投錯注。

何秀蘭與蔡素玉,如果一對一競選,結果誰會當選?應很清楚。但比例代表制之下,結果相反。這樣的「直」選,還不比叱樂壇流行榜頒獎禮選「我最喜愛男歌手」直接。

香港赤角國際機場,完成限期: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籌備十年(規劃、興建、舊機場儀器搬遷等等)。

朋友婚禮日期:二○○五年十二月十七日,籌備一年(排期註冊、預訂酒席、選婚紗等等)。

約朋友外出,下午二時出發,準備一小時(洗髮、換衣服等等)。

沒有時間表,沒有限期,撫心自問:如果學校可以讓你「預備好」才考會考,你會那麼神心,十六十七歲的時候每天跑圖書館、自修室嗎?你手拿的會是物理經濟而不是漫畫小說嗎?你會安排今天溫習數學、明天溫習地理嗎?

經濟政治難分

沒有時間表,沒有限期,你可以一世準備不了會考,你可以千秋萬代沒有民主。

「不是有了嗎?只是民主派『倒米』,政改泡湯,我也覺得可惜。」她說。

吃八百條雞肋無味,吃一千六百條雞肋也不會變好味。

八十年代中期,西班牙結束專制統治,實行民主政制,二十年間,搖身一變成為旅遊業、皮具業、時裝業蓬勃的國家、良好經濟從來都需要一個包容、廉潔的政治環境作後盾,單靠一隻翅膀怎樣飛?極權、貪污的國家,不只外商投資步步為營,就連「開善堂」也寸步難行(中國尚未與梵蒂岡正式建交,近月更發生毆打修女事件)。

為理想而努力

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一夜間倒下,香檳慶祝過後,前西德經濟被拖慢十年以上,前東德人民受資本主義洗禮,金錢掛帥,難於適應。只為一個理想。他們所有人,用自己的意志和努力,成就了東西德分隔時期因越牆而被殺的德國人,以及他們自己的同一個理想。

假如人人都認為「經濟」和「穩定」比一切重要,柏林圍牆的碎片,現在會成為你家中的紀念品擺設嗎?只要經濟穩定,就足夠驕傲地向世界宣稱,我們是二十一世紀冒起的強國嗎?看看玻璃鞋仍淌血的雙腳,誰會相信這是真正的公主?

古老大鐘響了十二遍,新的一年又來了。你我碰杯喝了幾口,忽爾感到背後的陰涼…...我們喝的,正是一九八九年北京釀製,水銀燈下映照晶瑩剔透的鮮紅。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