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聖誕節,是一個充滿愛、歡欣與希望的節日。

聖誕節,警方公佈有三十多萬人在尖咀慶祝。

聖誕節,人潮管制把一步之距變成百里之遙。

聖誕節,人群像難民一樣不斷等待警察放行。

聖誕節,尖沙咀和蘭桂芳比平日更加無自由。

聖誕節,令我想起一二四和世貿示威的韓農。

從前香港的聖誕節比現在的自由得多,警察不會左封右封,然後把大部分地方辟作「緩衝區」;不會把過對面馬路的路堵住,然後叫你繞一整個尖沙咀的路再到對面;中途更加不會把你們圍起來,每隔N分鐘才放行一次;不會無聊地把一條寬廣的大路用鐵馬欄起,旁邊留三個身位的缺口讓人們通過。從前的聖誕節,我們是多麼的自由,多麼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如今,不是聖誕節氣氛沒有了,而是香港的自由隨著回歸後政治氣候改變而逐漸消失了,看見警察們對我們的「一步一管」,內心的咒罵不斷,心繫香港的未來,憶種種世貿示威者被不合理對待的憤慨,感同身受當日被不合理「人潮管制」的示威韓農,想起原來我們所謂的和平示威是那麼的不受重視和無用!妥協於警方的高壓,等於讓那些無恥的高層戴著好人面具而肆意濫用警權和暴力;啞忍於政府的愚民,等於把香港辛苦建立的自由染上一缸腥紅的血色。

香港人是順民,我們的民主派也是保守得不思進取的傻瓜,我們的政府不提也罷,我們的傳媒已經失去了作為社會監察者的抱負,我們真的沒有所謂嗎?聖誕節翌日,對於往年沒有上心的慶祝人數統計特別敏感,假設我的感覺沒有錯,我覺得沒有三十萬人的尖咀也有三十萬人,那麼我覺得有廿五萬的一二四大遊行是不是應該有比廿五萬更多的人數?這當然是謬論,可是看見當權者肆無忌憚地操控資訊和說謊,難道又不荒謬了嗎?

今天再一次,警方一反之前的口供,一反自己不使用武器的承諾,承認在阻止世貿示威者衝擊中向示威者射過六枚可以引致人傷殘甚至死亡的「布袋彈」,對於仍然堅稱自己克制和使用最低武力的警方高層,果然是一記清脆的自打咀巴!送香港警隊「文明執法、香港之光」錦旗到灣仔警區的土共,睜大你的屁眼看清楚吧,當狗腿擦鞋也不要過份得指鹿為馬吧?那句可恥,警隊中的高層受得起之餘,我還嫌批得不夠狠,妄顧人命,還有面目起訴人家的無恥之徒,用「香港人渣」形容最貼切!

聖誕節,見盡香港妖魔鬼怪當道橫行,心痛!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自 香港獨立媒體)

這幾天一直看著警方的不人道行為和官僚的言論,我忽然覺得香港真的已經徹底回歸了,心寒的感覺久久不能平伏,「恐怖」是我唯一可以擁有的感受。真正的暴力和不人道的行為,竟然發生在你和我都看不到的鏡頭外,拘留所內。「香港好客之道」,我想現在已經換上一套全新的演譯吧!

我真的為我們的警隊感到可恥,在抗暴無能之後,肆意使用原本承諾不會使用的一切武器(據說曾使用橡膠子彈),無差別地使大量記者和圍觀的人受傷;在控制場面後,絕糧絕水地通宵圍困示威者;在拘捕示威者後,做出種種剝削示威者基本人權的侮辱行為,我們的警察不可恥嗎?那不是可恥是甚麼?是無恥、喪心病狂、變態?

我們要問:為什麼在拘捕示威者前,沒有循程序警告他們正在非法集會?為什麼要用過緊的索帶反扣整晚和平地等待被捕的示威者?為什麼不可以第一時間公開他們的名單和拘禁的地方?為什麼要讓大部分無辜示威者在車上無了期的等候?為什麼不讓反世貿組織人士律師和被捕者見面?為什麼要把整個審查過程如此保密?為什麼可以用這麼荒謬的理由拒絕示威者保釋?為什麼可以在無醫護人員的病房內「圍」受傷的示威者?其間為什麼要把玻璃封上白紙,讓外面的人看不到病房裡面的情況?為什麼可以對被捕者毆打、掌摑和濫用暴力?為什麼不讓受傷和有病的被捕者得到即時的治療?為什麼在韓農離境時有「O記」要搜他們的行李,他們是黑社會麼?為什麼被拘留的人起初連用熱水洗澡的權利也沒有?為什麼包括修女在內的一些女農民在被捕後要在男警在場下脫衣搜身,如廁時更要受到被監視和強脫內褲的侮辱?為什麼要求一杯水也要三四個小時才有?為什麼有南韓示威者會被強迫簽署只有中英對照的文件?為什麼警察可以把一名無辜的記者亂棍毆打?為什麼來自日本和台灣和平示威的民間記者會被無故拘捕?為什麼一名路過的自由行人士會被捕?為什麼要把被捕者的禦寒衣物沒收?...太多的為什麼,為什麼警方和高官讚揚為容忍克制的警務人員,在鏡頭背後竟然是惡魔?

請原諒我的缺乏組織,因為看到報導後,憤怒早已把內心的理智完全覆蓋,以上的問題可能都只是冷山一角。他們應該被補嗎?事實上很多香港人看見所謂「暴徒」被捕,都拍手叫好。但更真實的是,這次拘捕的示威人數,是一個紀錄,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會如此處置來自外地的示威者,難怪曾蔭權可以趾高氣揚的說:「香港真是一個實至名歸的亞洲國際都會!」而我們的警察,無論在濫暴或對待「犯人」時竟然有國內解放軍的影子,難怪李少光、李明逵、馬維騄等無恥之徙在宣稱警方是如何正義的時候可以面不泛紅,還能義正詞嚴地把示威者的行為定性為「騷亂」「暴徒」,還能公然叫市民不要「趁熱鬧」參與集會遊行,粗暴地干擾市民表達訴求的自由。請容許我,把一些人的無恥語錄在此回顧一下:

李少光對下午的反世貿遊行,最終演變成衝突,感到可惜,他說:「示威者衝擊警方的防線,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對付示威者,防止他們有更激烈的行為,已經是克制的方法,也完全合理和合法。」事實是很多發達國家如南韓早已禁用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原因是他們都會對人體構成一些永久性損害。

李少光說:「今日下午很不幸這班示威者完全不遵守警察的指示,衝擊我們警察的防線,用暴力手段破壞香港的治安和安寧。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是值得我們全香港市民譴責的。」頂!究竟他們破壞了什麼?踩死了一隻蟻嗎?

李明逵:「目前灣仔大部份地區受控,他再次呼籲市民離開灣仔區 ,因為警方會採取適當行動控制場面,目前已逐步平息騷亂,其他地區未有騷亂報告。」「騷亂」是不能隨便定性的,鄉下人,見多點世面再出來講話吧!更可笑是其他區沒有騷亂報告,示威者根本不是暴徒,如果是的話,憑你們,你還以為可以平息嗎?

馬維騄表示:對於今日(12/14)有示威者以暴力衝向防線,甚至有示威者搶去警方盾牌,對他們行為表示失望,譴責示威者利用較激行為,吸引其他人注意,認為做法不可接受。膚淺!誰要你接受了?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呼籲市民,不要參加今天的遊行和集會活動。可恥!

馬維騄又稱:警務處長李明逵曾經與農民組織領袖會晤,雙方曾經商討以和平方式解決,雙方亦達成一些共識,但過程之中有部分人採消極態度及不合作,以致無法快速處理。警方已經盡力以快速及比較溫和方法處理被拘留人士。歪曲事實,可恥。

曾蔭權表示:香港順利舉辦部長級會議,圓滿成功,再次清楚向世界顯示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會是實至名歸的。成功保住「國際第一保安」美譽,把西雅圖和墨西哥都比下去,把全世界都不敢做的,用高武力鎮壓克制示威者的畫面公諸於世,可喜可賀!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慰問前線警員時說:「全香港的市民前晚都看到了一個雄赳赳的警察隊伍,不分男女,克盡己能,盡你們一切的能力維護香港的安寧,保護市民的財產,而且在完全克制的情況下,對付那些突如其來、不講理的暴徒。」一個已經失去了理智與良心的特首,說出如此荒謬的話,哀哉!

香港,全世界在盯著你 !

儘管香港各界如何盛讚政府和警方的表現,但是包括很多南韓、台灣、日本和不少國際人權組織、社、工運團體等都為港府武力鎮壓、拘捕、扣留、以及其間種種不人道行為予以譴責,並高度關注事件。南韓政府先禮後兵,在李揆亨致歉以後,當局明確表示國民回國後不會被起訴,而且外長更致電港府,若果執意要重判有關人士,將會對兩地關係「造成負累」。在台灣,在台大以及多個人權組織及社、工運團體的行動和壓力下(包括國泰工會、台北捷運工會、台灣國際勞工委會、日日春關懷協會、台灣人權協會、全國總工會等),怠慢的台灣政府也會有所行動,陸委會已經開始了協助營救被捕學生的工作。日本方面也有大量民眾到中國領事館的示威。另一方面,在被釋放的示威者中,不少人表示會向世界人權組織等投訴被不人道對待,事件誓必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以及嚴重損害香港自由開放的國際形象。難委這邊箱那渺小的馬總警司還以警方沒有收到投訴為由,自圓其說地認為很多所謂不人道的行為都是無根據的,可恥又可悲,在受辱後,在對香港警察信心盡失後,誰又會信任你們自己查自己人了?

一九九九年,西雅圖政府因為鎮壓和平示威人士而觸發大規模衝突,其後警方拘捕了五百人,但是隨之而來的人權訴訟和指責,使西雅圖在國際上、歷史上都留下了污名。也許我和很多示威者都不會明白,為什麼在今次肢體衝突較少,沒有傷人,沒有破壞城市秩序(西雅圖一役示威者曾癱瘓了市中心,逼使世貿開幕禮流產,延遲了一天開會和現在香港由警察的封區情況不同),沒有搶掠破壞的和平示威下,港府竟然可以以「寧枉莫縱」的心態,拘捕比西雅圖時更多的示威者(西雅圖警方在事後被指隨意拘捕示威人士),這是什麼道理了?而肆意及過度使用武力鎮壓,又是什麼克制和容忍了?

也許亞洲的人民比較好欺負,事件不會引起像西雅圖時的軒然大波;也許香港警方比較幸運,不用像他們的警務處長引咎下台;也許香港在國際留下的臭名未必及得上西雅圖,但是如果港府執意要重判最後十四名被捕者的話,一場外交風波在所難免,也會淪為國際大笑柄。

香港,一炮而紅,可恥得令人無地自容。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世貿會議結束,正如前天一份報章頭條:「曲終,人未散」,那是因為香港警方最後拘捕了大批示威者,導致這一齣本該落幕的「世貿示威連續劇」仍有餘波。對於這幾天警方當局對示威者的不公平和對香港市民背後的煽惑,我感到可恥和憤怒,儘管很多人的看法與我相反,但我仍然想為那些素未謀面,語言不通的示威者抱一下不平。

說在前面...

下文對警方的批評大部分針對當局或決策者而言,對於所有前線執勤人員,我明白他們是職責所在,很多事情可能身不由己,我亦同樣為他們的安危擔憂,因此,我更加不齒那些出入冷氣會場的官員,坐在台上指指點點,一副勝者為王的嘴臉!可幸地,昨天看報導得知有部分休班警員參與星期日最後的遊行集會,更和示威者打成一片,我看後覺得很舒服,在社會對示威者一片盲目的指責聲中,身為警察卻身體力行支持示威者,這不給他們最大的平反和鼓舞嗎?

示威者的戰場

自古以來,政治角力的戰場就無是無非。看南韓農民的示威策略,可以用機關盡算,進退有據來形容,把整個示威的效果發揮得淋漓盡致。見不慣大場面的香港人雖然對他們的衝擊行為多持指責態度,可是,這代表了他們的示威失敗了嗎?香港主流傳媒或許倚賴炒作太多,已經失去了傳媒應有的分析力,傳媒在評論示威者的行動時,根本搞不清楚他們的示威對象,把筆墨都放到如何得失港人民心之上,足顯他們識見的貧乏!其實由始至終,示威者的對象就是在會場內的窮國代表,藉此給他們施加壓力,使他們投下反對的一票;另外的對象,就是西方傳媒。他們為了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除了在示威中別出心裁以外,無可避免使用較激烈的衝擊手法,企圖搏取西方媒體的報導。他們的戰場是國際性的,香港人支持不支持,其實一開始就不重要,但是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他們愛香港,所以他們克制,不傷無辜一物,是值得敬佩的。港府和警方的行徑和言論,得了民心,可是失了風度,在國際間形象必然受損。其實,作為政府,抑壓自高自大的血統,沉住氣,少說一些自以為很理直氣壯的話,拓闊一點自己的國際視野,令整件事變成雙贏的局面,不難矣!

誰才是麻煩製造者?

其實由世貿會議未開始,警方和政府已經合力演出如臨大敵的一台戲,給向來怕事的香港市民一個事先張揚的警告:「世貿示威者是暴民,將會反轉香港!」如此一來,世貿談論的關不關乎港人,花費了多少就沒人過問了!但想深一層,高調聲稱動用全港三份一警力,絕對能夠「忠實地完成保安責任」的警方,為什麼不選擇屯重兵於各要衝防止示威者進入會場,而要把整區封鎖?從安排上可以發現,其實警方一早已經把示威者定性為暴民,會危害公眾安全,因此乾脆來個「狼來了」,向市民下疏散令,也好讓警方隨時把灣仔變成「戰場」。撫心自問,這種明目張膽地向公眾抹黑示威者的行為,合理嗎?擁有法治精神的香港,未犯罪先入罪的觀念從何而來?什麼時候香港已經變得這麼墮落了?

警方的佈防,造成灣仔區整個星期接近癱瘓,不理性的香港人把矛頭直指示威人士,但灣仔區所佈下的半戒嚴狀態,是政府過份誇張的威嚇手段,不是示威者造成的!當局一心一意要把灣仔充作一個戰場,和示威者來一個困獸鬥,那麼幹嗎還裝出一副:我也是無可奈可的臭臉?幹嗎老是掛著一副我會從善如流的口氣?除了封鎖、鎮壓,就沒有其他「從善如流」的辦法了嗎?會議結束了,示威者連垃圾也清理得一乾二淨,他們真的有危害到公眾安全嗎?既然警方從一開始定性是錯誤的,那麼曾俊華那婆媽的感謝辭完全是放屁!感謝市民容忍什麼?是「容忍警方為了保住香港面子,誓死保衛會議不讓示威者入侵而造成對市民的不便」嗎?那麼不如更勇敢的承擔:「感謝市民容忍警方錯估示威者為搗亂分子,容忍警方把灣仔搞得風聲鶴唳」吧!

當政府越來越把誤導市民當成家常便飯,我們還可以寄望這一個政府,寄望香港的未來嗎?

十二月十七日的一夜

警方與示威者爆發「激烈衝突」,警察首次以消防喉和催淚彈應付「失控」的示威分子。根據警方事後報告,當晚一共使用了近五十枚催淚彈!這不是過渡使用是什麼?在一些醫學報告指出催淚彈吸入過多都會對人體造成傷害後,很多發達國家已經不再使用,就算是使用催淚彈、水炮等防暴手段之前,必定先警告在場人士。現在,不少圍觀市民、記者紛紛中招,那不是濫用暴力是什麼?換個角度看,示威人士尚且對無辜的人和物小心翼翼,反而警方肆意波及無辜,那為什麼當局還可以大刺刺地宣稱為保港人安全而戰?大大聲地說不容許暴力合理化?說穿了,警察封路,設防,和示威者「激戰」,全是身為世貿「免費保安公司」所盡的最大努力罷了!

及後,警方重組佈防,把示威者重重圍困於告示打道,漫長的一夜,示威者冷靜下來,放棄了再次和警方正面衝突,束手待綁。那一夜氣溫清涼,韓人和其他示威者衣衫單薄,受到「水炮」驅趕而渾身濕透,沒有糧食,沒有食水,不准如廁,如果這是警方消耗敵人的策略,那是殘忍而又可恥的,不要說不是九百人全部有罪,就算真的是有罪的一群也不應該受到如此對待吧?如果那是因為效率問題,我極質疑香港警察的能力,遣送九百人需要十幾小時是什麼道理?事後還把責任推諉到示威者身上,說他們消極不合作,又是什麼道理?

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是示威者和平地跟隨警員上車,甚至排起隊上來,反而諷刺的是警方每每需要五、六人才能「運送」一名示威者上車,但事實上他們是這麼的合作和平靜,警方所謂的不合作,只不過是示威者盡最後努力地表達自己的訴求,但相反他們也知道為香港人帶來了不便,因此他們才會撤夜和平地等待磨磨蹭蹭的香港警察把他們拘捕,而不是血戰到底。我從來沒有看過比這次更合作的「犯人被拘捕過程」,這是顯出南韓農民和示威者的理性與對香港的尊重,可是,那邊箱的香港警方怎樣對待他們?我看報導說被困被餓一整晚的南韓農民,把警方朝早遲來的食物一腳踢開,那不正是我們「士可殺,不可辱」的精神嗎?韓人之氣度及尊嚴,令身為香港人的我感到十分渺小,因此對當局屢次抹黑和對他們的不敬感到格外的憤怒。

那一夜,我的心徹夜牽掛這一班遠方來的朋友。[待續]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始落筆寫是次來香港示威的南韓農民(其實也包括一些南韓學生和很多來自其他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台灣等的示威者,只是因為我對南韓農民的感受比較深,因此以偏蓋全,索性把示威大眾以南韓農民為統稱,以免累贅。),實在是百感交集、主流傳媒、網上獨立媒體、作家的報導和文章,其實已經把我見我想的說得淋漓盡致,反而我這個沒有親身感受過現場的「局外人」好像在說風涼話。儘管拾人牙慧,廢話連篇,我還是決定要在日誌中落上一筆,以記這個星期我對他們的一點感受。

先不說什麼抗爭策略,心理戰,打從一開始,打從我不知道這次世貿談的是什麼,我已經對這些來港示威的南韓農民感到敬佩。曾經聽過有很多勢利的香港人冷嘲熱諷:「有人俾錢,有人工出先肯山長水遠黎香港示威者,唔係連機票都買唔起啦!」我不否認他們的示威是有資助也是有組織的,可是這就可以抹煞他們背後的堅持和信念了嗎?我敬的,是他們那種「追到天腳底都要抗爭到底的決心」。為了生活,為了生存的權利,他們是堂堂正正接受資助的,是挺起胸膛,向全世界大聲呼喊出自己的訴求,沒有陰謀,為的是自己的未來,為的是下一代的未來,為的是在老家一眾同胞的未來。說不上偉大,可是明知是以卵擊石的抗爭,仍然不屈地堅持到底,這種精神不是我們值得佩服的麼?

我們有一些報章,有一些官員稱他們為暴民,是對他們的侮辱和踐踏,是對他們的抹黑。我坦言,我認同一切他們在香港的行為,包括所採取的暴力,雖然我不願意看到受傷和暴力,可是正當那些充當會場免費「實Q」的警察多番阻撓,令他們的聲音難以伸張的時候,難道他們把這次當成香港七天團就作罷了嗎?正當警察可以使用一點都不低的「最底武力」時,為什麼手無寸鐵的農民反而成為濫暴者了?看見警察以十敵一,以全副武裝對付衝擊的農民時,有點不齒,可能是武俠小說和美國英雄片看太多所致,那一點點的公義心作祟,使我鄙視一切以多欺少的行為。

雖然很多主流傳媒和政府都簡接或刻意抹黑他們,但很多市民的雙眼仍然是雪亮的:我們看見他們的理性衝擊,沒有對途人、店舖、公物刻意破壞;我們的而且確看見他們是愛香港的,執拾示威過後的垃圾、把防暴盾交還警方、勉勵香港人爭取民主、在告示打道徹夜冒著饑餓和寒冷,束手待綁;即使對警察,他們也是愛多於恨,大部分時間克制、沒有用犀利武器、沒有放火、沒有氣油彈、沒有自殘。他們衝擊防線,目標也是清晰明確:「我要到最接近會場的地方表達我的不滿和意見!」政府憑什麼誣蔑他們?傳媒憑什麼拐彎子污衊他們?是誰把灣仔封鎖了引起市民的不便?是誰把示威者都當香港的羔羊,為他們硬定下不合理的遊行路線?是誰在抹黑示威者的和平,誇大衝突製造社會不安?我敢問:聲稱全世界示威最文明的香港人,你們遊行集會完畢後會清理在場的垃圾嗎?你們有和你的對手擁抱的胸襟嗎?(最近只有煲呔和蔡蔡子令人噁心的狼狽為奸之抱)

在口口聲聲稱那些南韓農民為暴民的同時,你有沒有感受過生活被迫至絕境,要靠借貸來養活全家的經歷?有沒有想過是什麼驅使他們來到一個語言不通的國家抗爭,還要飽受皮肉之苦?他們跳海示威、三步一跪一叩首的行動,沒有絲毫觸動你的同情心嗎?你以為那真是一場搏同情的「真人騷」?在韓國,每年都有上千農民自殺,韓國政府口口聲聲說會保障農民,叫他們到銀行借貸,買農作機械以提高產量及質素,可是最後政府出賣了他們,很多農民連溫飽都沒有,走上破產自殺之路。我們面前的,是一幕幕對生活絕望的人在求存掙扎的戰鬥,你了解麼?

我敬的,是他們那份堅持,堅持之下是一份尊嚴,沒有乞求,他們團結、有智慧、用自己的手開拓荊棘滿途的道路,他們誠心誠意的示威行動,給需要爭取普選的我們上了一堂示範課,我們要學的,不是他們的激烈行為,而是那一份持久的堅持與決心,還有最老套的團結就是力量。為此,我向所有南韓農民和各國示威者致敬!祝願他們早日如願以償,得享應有的生活。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三天想記下來的太多,因此打消了為上文續寫的念頭,索性把想講出來的分篇撰寫,讓自己的思路不致陷於大混亂兼語無倫次之中。

「世貿,為香港帶來了自由貿易?」

香港政府為宣傳世貿會議,早前在電視媒體中播放了一段廣告,雖然我只在晚飯的狼吞虎嚥中用百分一秒的時間看了幾眼,可是也深覺其內容之反智加低能加無聊白痴,直迫國內政府宣傳片的質素,不同的只是,廣告片由眾多名人明星合演,「卡士」比大陸那些叫座一點而已,可是,再好的明星效應,也粉飾不了廣告內容的歪曲事實與膚淺:如果手機款式多就代表自由質易真好,市民應該支持世貿會議;如果香港超市的燈是全世界最平,買個燈都比外國平d表示香港的自由貿易乃受惠於世貿;如果陸叔講一句「世貿梗係好啦,促進自由貿易」就等如世貿係好;如果這一系列的宣傳片想帶出的是世貿的重要性和意義,那麼香港身為世貿創會會員國好應該閉門思過一番,為如此膚淺愚民的廣告向全港市民道歉!

首先政府把世貿等同自由貿易已經是不盡不實,把自由貿易等同選擇增加更加顯出政府在國際視野中的狹隘。現時世貿組織仍然被富國主導,所謂自由貿易乃包裝剝削和傾銷的糖衣,此外,在富國產品以低於成本價傾銷到各國以後,即使某些產品的款式看起來目不暇給,可是市民實際上的選擇反而是減少了,可見把選擇增加形容為自由貿易帶來的成果簡直荒謬。政府漠視市民對世貿的無知,不單不灌輸全盤而正確的觀念給大眾,反而在宣傳片中以膚淺的手法「歌頌」世貿,實在不負責任。

其次,政府把香港現時擁有自由貿易的成果歸功於加入世貿更加是「睜大眼講大話」。香港擁有的自由貿易,免關稅,全賴殖民地功勞,全賴香港人努力打拼的結果,前天報章上訪問〈國際消費者聯會〉副主席亦表示,香港早已經擁有自由貿易及市場,而世貿只是成立了十年。政府「一個唔該都冇」就把香港發展出自身優勢的功勞,相手奉予世貿,是思覺失調還是有心誤導公眾?

「你知道世貿會議桌上談什麼嗎?」

根據多哈會談的共識,「世貿成員國同意將"發展"作為新一輪貿易自由談判的首要議題。這個決定是基於一個共識,即消除全球貿易壁壘,推動全世界經濟發展,促進發展中國家繁榮。」而所謂發展,其重心是開放市場,包括農業改革,減少和取消消費者及工業產品上的貿易障礙、服務業的貿易自由化。香港作為延續多哈會談的一站主辦國,在向市民宣揚世貿會議能為香港提升國際地位之餘,渲染製造示威者將會搗亂的緊張氣氛以外,有沒有把以上訊息傳達給普羅大眾知道?

承上文,有些人或許仍然抱有「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可是,這一次世貿會議(指會議內容而不是示威)真的對香港一點都沒有影響嗎?會議其中一樣討論的是服務業市場開放的問題,假如有一天香港的服務業市場全面開放出來,對我們的生計真的沒有影響嗎?政府和商界對這方面的議題更加有刻意迴避之嫌,難道作為香港市民和納稅人,花了二億看到的就只有防暴警察和示威者的「真人騷」,但反過來連會場內談些什麼也要被蒙在鼓裡,連被人出賣了港人利益也要置若罔聞嗎?

「香港不是屬於富國之列嗎?」

正當我們大聲痛斥歐美大國剝削窮國的同時,筆者其實和大多香港人一樣,正是賊喊捉賊的一份子。事實上,香港本身社會上的物質豐饒,很多也是剝削別人勞力成果而得來。無論身為中間人角色替富國企業搜尋資源或半製成品,抑或把生產工序遷移到發展中地區,當中成本的減省絕大程度都是自剝削工人而來。但另一方面,香港的基層勞工卻首當其衝飽受全球化及開放市場帶來的巨大影響,工廠北移、公營服務私有化、外判服務等使很多人在所謂經濟轉營中,因為工資過高而被裁員,如果往後服務業市場繼續開放,對這些基層市民的生計勢必造成更大影響。富者剝削別國越富,貧者受盡經濟開放折磨越貧,社會上貧富懸殊加劇,難保我們有朝步上南韓農民的後塵。但南韓農民尚知危機當至而群起抗爭,香港人呢?連快要被宰都矇然不知,連需要抗爭的自覺也沒有,政府!你還要瞞騙我們到什麼時候?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全球化對窮國的剝削,第一次接觸這個議題,是大學時期一個樂施會舉辦的音樂會上,主題是咖啡貿易不平等。那時候對這個問題還是糊裡糊塗的,只知道買回家的那包咖啡豆泡起來芳香濃郁,繼而感慨高科技產物不一定來得比原始生產物的質量好,當高科技產物充斥我們生活的時候,我們消費的,已經不只是產物本身,而是大量輔助高科技生產的各種附屬品。想起基因食品,打針雞,最近的孔雀石綠,食物中的防腐劑和添加物,心裡一寒,可是你和我有選擇嗎?中國古訓:「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對於這些在第三世界國家發生的不平等和剝削,很多人總覺得遙不可及,這是中國人自私的劣根性。別的不說,就說香港的普羅大眾,不要說施予援手,就連關心和多點認知的自覺也沒有,身為自詡的國際大都會,世貿會議的主辦城市,身在香港的我們不感到慚愧嗎?

現今世界的經濟掌握在富裕的大國手中,他們把初級工業貶為低增值行業,從第三世界國家大量搜刮天然資源,另一方面他們卻不斷補貼國內生產,對外藉口違反自由貿易原則,迫其他國家撤銷對本土生產保護措施,讓他們的產品可以大量傾銷到各國,這就是所謂經濟全球化。「多麼的荒謬!」為此,大量仍然從事初級生產的人民,生活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所謂經濟的全球化和進步,是迫一切「弱小國」的生產行業從此消失,讓富國的生產品壟斷全球,談論到此,你還會認為是「事不關己」嗎?中國半數以上的人民仍為農戶,我為他們的未來擔憂;當日後我們只可以選擇加工食物的時候,我為人類未來的健康擔憂。人類為了一己之利已經對地球做了太多難以彌補的傷害,這些短視的壟斷,不是全球化為我們帶來的進步之路,相反,努力保存各國優勢,製造更多無污工業,無添加食品才是未來人類步向繁榮的生存之道。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覺得香港已經好民主。」

不說出來還以為這句說話是出自某些人大政協,民建聯之流或某某老左之口,但通通都猜錯了,以上的一番話是出自昨天在城市論壇中,一位質問何俊仁的中學生之口。其後何問:「你憑什麼認為香港已經好民主?」小朋友答:「香港已有完善選舉制度,只差普選特首。」何答:「這正是我們要爭取的。」我在心裡補上一句:「還有全面普選立會所有議席。」以下兩人還有一番爭辯,但小朋友理據已失,信口胡謅,一副土共之嘴臉表露無遺,其話不錄也罷。小朋友在指謫民主派的時候,知道什麼是五號政改方案嗎?有看過嗎?知道什麼是民主制度嗎?知道其他國家的元首是怎樣產生出來的嗎?知道現時香港的選舉制度如何運作嗎?知道民主派爭取的是什麼嗎?公眾論壇上,說出一番香港土共也不敢說的厚面皮話,啼笑皆非,隨之而來就是一陣心寒。

令我心寒的,不是那一位小朋友親中之論調,社會上求同存異,理性討論,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胡說八道,歪曲是非,倒果為因,卻令人感到心寒,更甚者是出自一位未來主人翁的口中,那能夠不替我們未來的社會捏一把冷汗?

*  *  *  *  *

自從當年七.一大遊行後,政府慘遭重創,民建聯形象更是一落千丈,幾年後的今天,民建聯以地區福利政策,以及出色的公關技巧挽回了不少分數,至少,今次大遊行沒有人白痴得爭著出來護駕:「市民都是被誤導了才上街的。」在政改方案問題上,他們立場堅定地支持,可是走出來說的話都是處處左閃右避和有所保留的,既不挑起民憤,亦不失政府信賴。高也。

政府呢?自曾蔭權上任以後,與其說強政勵治,不如說他使的是一套公關政治,面面俱圓,由他昨天回應遊行之行動迅速及言辭,可見一斑。但是畢竟再漂亮的糖衣,裡面裝載的卻不是什麼好東西。對於政府的企硬,我想大家都不意外,因為方案不可能作大幅修改,普選定期不由自己去承諾,連委任制的取消都不應該在這時候退讓,因為,現在這一步退讓了卻不可能收到效果,民主派只會得寸進尺,相反,把這一步收起來靜待時機方為上算。可惜,機關算盡,政府如果早一步擺出有商有量的姿態而不是死硬派的話,這一步退讓的意義,極有機會變成「開明政府因應市民訴求改善政改方案,取消委任議席」而不是現在「因市民壓力而被迫退讓」了,遊行人數減少,政府也不至於陷於兩難。

*  *  *  *  *

經歷昨天遊行,感受有如當日劉千石孤身走我路,不用帶領群眾、不用熱血、不用顧全大局,不用聲嘶力竭地喊口號,累了坐下來喝一口星巴克,遇見長毛馬丁停下來拍照,悠然自得,作為一個市民,我清楚我的訴求,作為一塊政治籌碼,我樂於被民主派人士借用。我只要普選之路可以起步而不是倒退,最少,讓政府知道我們不是Yes Men。

看到台灣三合一選舉的新聞和南韓農民示威的新聞使我對昨天的遊行有更深一層的感受:台灣民眾可以靠選舉,表示對阿扁之不滿,打擊執政黨,我們呢?功能組別一日存在(或他日之兩院制)香港市民就永遠不可能當家作主,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普選立會。看見南韓的遊行變暴動,對比香港之和平理性,忽然覺得是不是我們過於溫馴,讓政府可以屢次歪曲我們的遊行人數,讓政府可以一次又一次的無視我們的意見,欺負我們?

*  *  *  *  *

最近,遊行前後,香港的政治氣候微妙的變化令人關注,如果把陳方安生/參選第三屆特首/四十五條關注組組黨/目標成為執政黨四件事串連在一起,香港變天,指日可待。對於所謂執政黨,香港史無前例,且看他們如何鬥法。好戲,我等睇。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