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菜街 - 西洋菜南街是也,曾幾何時它只是一條避開彌敦道人多車多的替補捷徑;比起價廉物美,貨品琳瑯滿目,中外馳名的女人街,它只是一條平凡的街道;再走過一點,開滿運動用品店舖的波鞋街,是時下年輕人的必到之潮流地。菜街,曾幾何時只是一條沒有花名而你無論走過多少次也不會記得其名字的街道,只有一間機舖,最為人熟悉的只有百老匯戲院。但隨著它被開辟為假日行人專用區,它被快速發展成為最受香港人/自由行歡迎的影音產品集中地,風頭一時無兩,成為旺角最熱鬧的中心,經常水洩不通。至此,如果你看到一頭霧水,以為我正在編撰香港旅遊書籍,別誤會,我只是想抒發一點對於菜街這個特別社會生態區的隨想而已。

現在的菜街,開滿了連鎖影音店,安裝了仰視太久會令人頸痛的大型宣傳銀幕,每一間店舖門外充斥著營業員,店舖外也充斥著問你「上左網未」「學左車未」的戶外推銷員,更討厭的是打扮得光鮮漂亮的「保險問卷黨」「餐廳黨」永遠會死纏隻身上路的你。吵吵嚷嚷,很切合旺角原來的性格。

這些人,這些事,加上假日不同團體的不同活動:眼鏡店派氣球、抗日圖片展、簽名運動、政治論壇、漂亮的麻豆被攝影師圍攻的產品宣傳活動、好戲量的街頭劇...構成了一個獨特的小人文空間,孕育出一個香港製造的「菜街祭典」,換個角度看可謂百花齊放。

而每當我遊逛菜街的時候,我總會想起當年學聯逢周末都在菜街舉辦形形式式的社運活動,有時是不明所以的抽像劇,有時是音樂表演,有時是一些很抽像的街頭佈置,當時這些定期活動名為「戀戰西洋菜」。筆者身為前學聯的一名小蕃茄,明白到「社運資源中心」(我們叫八樓)希望透過這些公開活動,讓公眾接觸,提起他們對社運的興趣,但與此同時,當年亦非常質疑用這般看似高深的行為,究竟成效如何,也質疑學聯投放給八樓的金錢是否浪費。今天看見好戲量的一鳴驚人,更令我深信當年的八樓是「捉到鹿脫不了角」,既然今天的好戲量可以以藝術配合商業宣傳(廣告)滲透群眾,當年身為菜街先驅的學聯為什麼就不多花心思在這方面上,只顧一味在造自我表演?今天看見學聯的八樓絕跡於菜街,心裡總有種惆悵的唏噓。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天的國慶假期連周末像風一樣,一眨眼就過了。在嚴重的「放假後極不願意上班症候群」的驅使下,工作意慾的指數為零,昨天在本港不少地方均聽到「唉!聽日又要返工」等類似對話。也難怪,正當數十萬國內同胞歡天喜地遊香港的同時,極渴望體現真正回歸,與同胞同樂的心態正是人之常情,大抵超過八成的打工仔均抱有同樣的疑惑:為什麼迪士尼把國慶黃金周都定為假期日收費的同時,我們都沒有假放?為什麼回歸了,香港連一個黃金周也沒有?如果說迪士尼依照的是內地假期,那麼這個樂園不是應該正名為「珠三角迪士尼」嗎?

接連一個多星期的國慶黃金周,香港正上演一齣「海豚獨戰過江鼠」,話說海豚首戰報捷,筆者是擁豚派,對這一戰果自是非常滿意,亦印證了猛虎不及地頭蟲這一句民諺。回想小時候對於海豚公園的憧憬,別有一番深厚的感情,過山車、海盜船、吊車、海洋劇場、倘大的公園好像有玩不完的玩意,從入口處延綿至山頂的扶手電梯,何其壯觀。和我長成年代相約,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無不奉海豚公園為樂土。可是好景不常,隨著內地開放,成千上萬的國內同胞從四方八面蜂擁而至,原來充滿香港小朋友,外國遊客的公園,頓時成為了異國地(當時還沒有回歸),老實說,被殖民地社會昇平塗毒甚殷的筆者,面對有失五千年古國儒雅之風的同胞,打從心底裡厭惡,此後數年均沒有再踏足舊地。如今,鼠鼠樂園的開幕,原以為正好把一眾同胞吸引到新樂園,好使我可以重溫昔日的海豚公園,可是,不料兩者竟能平分秋色,從長遠來看是開心的,因為沒有收入,海豚公園極有可能轉手/倒閉,但若我短期內重遊故地的話,無可避免要和自由行的大哥大姐一起排隊玩過山車了!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