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偶然於網路上看見一幅朋友的新聞照片,忽然驚覺她就是幾天前陶傑在蘋果專欄裡提及過的那位「另一位如校花,在酒店門外替客人開車門,每天站立九小時,大學畢業,她說很喜歡這份工作,因為可以由低做起,打好根基」的主角。由於網路的發達,不消一會找到幾篇舊聞,乍看之下,內容都沒什麼分別,可是心裡不其然暗暗憐惜我這一位一向身驕肉貴的小妹現在要做如此的工作。上一次聽她提及的時候也沒留意所謂的Door Attendent,是要替人開車門的,那時候心想只是在大堂替客人開酒店的門而已,暗自慚愧,枉我晚晚追看酒店風雲,對酒店的認識竟然如斯膚淺。

而說實在,陶傑文中所述的論點,我是打從心底認同的,什麼由低做起,只是愚弄一眾打公仔的另一個美麗謊言,以我這位可愛小妹的入世未深加上天真易騙,說出報導上的一番話不足為奇,其實以她的性格,工管的工作也未必合她去做,當一份不太需要思考的工作反而是一份優差。那麼,社會潮流是什麼?陶傑看不起的門僮月薪也可以過萬,有專門的培訓,公司的名字響噹噹,那不是不少失意大學生夢寐以求的工作嗎?看見網路上有些人的評語是「馬死落地行」,我真的噗的笑了出來,你們知道她的薪水是多少的時候,一定不會這麼說,還有也請張開雙眼看看我的小妹,以她的外貌要找到一份服務業的工作根本一點難度都沒有,在現今女強男弱,對女性需求超於男性的氣候下,最大的受惠者就是像我小妹這樣的一類人。

現今社會潮流就是為了工作,我們很多時候都要被迫受騙 (比真的受騙更難受),出賣自己的精神靈魂肉體全天候廿四小時待機出動,被剝削,被迫忍耐那狗屁的雇主聯會提出加薪不應超過 2%的鬼建議。「馬死落地行」套用在我自己身上其實比較台適,雖然我小妹的想法太過天真,但是我也希望那是她由衷所想,而不是培訓班時指定的照稿全讀。我自己呢?想從低做起也沒機會,分分鐘高不成,低不就的又過了幾年,自己當然不希望,可是社會有空間讓我們得到機會嗎。

做 MT, Marketing,現在十之中有九個這樣的職位都是騙人的,實際上就是那些沒什麼前景可言的死推銷員,在這個社會找工作,大學生,省點吧,証書什麼都可以不帶,運氣卻袋得越多越好。不是要推翻陶傑的論點,但「馬死落地行」似乎是大學生找不到心儀工作後的唯一出路,因此從側面看,找到一間大酒店的門僮做事業的踏腳石總比掃街強得多,我們縱然知道立足點在哪,可是跨不上又有什麼辦法?

五妹,希望你工作順利,事事順心。

附上陶傑的文章: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64041&group_id=53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轉貼一篇報導使大家更認識一下日本郵政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拚郵政民營化 小泉賭上仕途
公視新聞網 (2005/09/13 00:10)

在投票之前、很多人都形容小泉首相解散國會、是一場政治豪賭,而他主打的王牌、就是郵政改革。而因為這項改革方案、攸關幾十萬公務人員和家庭的生計、更牽涉到日本政客的人脈和金脈,從一開始就爭議不斷,一直到大選結果揭曉前、可能連小泉本人都沒有成功的把握。到底郵政民營化對日本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我們繼續來看以下的報導。

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未來,真的決定於郵政局未來的命運嗎,這個答案沒有人知道,但是現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在1992年擔任郵政大臣時就以此為志,開始郵政改革的遊說之路。

集郵政、保險、存款等業務於一身的日本郵政局,擁有兩萬五千個分支機構,員工總數超過26萬人,總資產三兆美元,實際上可以說是全球最大銀行,日本一億兩千多萬人口當中,有八成五的民眾擁有郵政儲蓄帳戶,六成的民眾購買郵政保險。

坐擁龐大財庫的郵政局在日本社會扮演的角色,還不僅止於此,它同時還是政府債券最大的買家,支撐政府公債的最大助力;而遍佈全國各地的郵政局,更是自民黨最大的催票機,郵局局長在各個社區,還有政令宣達的重要職責,因此也和政治世家一樣,多半都循傳統世襲的方式接班,可以說是政客獲取政治資源的地方,被批評為日本用人為惟親的資本主義代表,也淪為政府提供政治恩惠籠絡選民的巨大金庫,過去政客、官僚和建商組成的鐵三角,讓日本官商勾結做了許多無謂的垃圾工程,只有加州大小的日本,一年所用的混凝土竟然和美國差不多。

而小泉的郵政改革六法,正就是把這個龐大的政經怪獸,從2007年起依業務的屬性,劃分為郵件遞送、郵件業務、銀行和保險四個獨力的部門,並在2017年讓股票全面上市,藉由民營化提高資本配置效率。但是這樣一來可能有一半以上的郵局員工遭到裁員,也形同斬斷了政客的金援,不僅在野黨反對,就連自民黨內部也出現不小的反彈聲浪。

不過大選後,小泉主導、主張改革的新自民黨大獲全勝,日本政壇已經出現西瓜效應,不少叛逃的自民黨議員也改口支持郵政改革,而媒體更指出,小泉在大選中的刺客戰略成功,贏得選民的支持後,小泉將以武士道的精神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而十月率先要動刀切除的毒瘤,是負債40兆日圓的道路公團,也就是高速公路公司民營化改革。

後記:有興趣認識多一點日本政治的朋友可以考慮看一本名為《王牌至尊》的漫畫(作者:安童夕馬 漫畫:朝基勝士),上述一些官商勾結,借修橋建路來A錢的事,在漫畫中透過有趣的情節表達出來。不過喜歡看漫畫的朋友不用擔心,這不是一本悶蛋漫畫,只是題材有點冷門,但很正的,哈哈!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大選,小泉獲得壓倒性勝利,這一役,誓必將日本政壇以至長久政治風氣來一個翻天覆地。是次提前大選,是因為國會否決了小泉提出郵政民營化既改革建議,在日本,當重大法案被否決以後,首相可以視之為國會對其通過不信任動議,有權解散國會並且重新選舉。和很多評論員一樣,在小泉提出解散國會以後,我個人也不看好其政治前途,很多媒體都指他是怪胎,把自民黨分化,走向絕路,但經過大選前多項民調,不難發現小泉這個決定絕不是一時意氣用事,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應變策略。

大選以前,日本的執政依賴利益瓜分,由自民黨內不同派系,連同公明黨作為執政聯盟,執政聯盟的最大問題,就是大家均以考慮自己黨派的利益為先,所謂聯盟也是只為自己能在國會內發揮影響力而湊湊拼拼的晃子。這一次小泉提出的郵政民營化改革,卻因為會損害很多既得利益派系而遭到黨內倒戈否決,其後,小泉亦因毅然解散國會而與黨內派系關係決裂,現在回想,這也許也是小泉一早就部署好的清黨行動,他明白受制於不同派系執政聯盟並不能夠成功推行自己的改革,這一著怪棋看似死棋,其實十分高明。首先,改選成功清除黨內其中兩大派系勢力,親小泉派別獨大,整個自民黨完全受控制,另外,對於在野最大勢力的民主黨,這次改選無疑打亂了他們的部署,攻其不備。

小泉以郵政改革作為選舉焦點,把國會改選變為郵政改革公投,利用人民渴望改變陳腐日本官僚體系的心態,攏絡人民支持;另外他以個人政治魅力,針對性宣傳知名人物,巧妙的運用媒體及大財團幫助,口號宣傳攻勢等出色的競選策略,成功打造了一場精彩的政治騷,吸引到大量原來不關心政治的人民留意並支持自己。當然,這裡三言兩語實在說不清日本選戰中所用到的種種奇謀妙計,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可是,和民主黨那一成不變,政綱流於過份煩瑣相比,此消彼長,結果是意料中事。

這一場豪賭,巧妙運用了民眾令自己的勢力更穩固,是高招,也不是人人可以用的招數。縱觀世界政壇,能夠堅守信念,運籌帷幄,揮耍自如的政客並不多見,所以我們才會那麼懷念邱吉爾和羅斯福,而小泉確是日本政壇上近年來最出色的首相。在日本的政壇,競爭激烈,生存下來的都不是弱者,想到這裡,忽然想起香港的政界,那種不成熟的政治生態,高不成低不就,雖然有些人可能不認同政客所為,但我認為不能夠在政治世界生存,連談理想的資格都沒有。要普選,要民主,不是遞幾封信,遊行,拉橫額就可以做到的事,那些事,應該交給社會上的壓力團體做,(泛)民主派,請專心你們在議會內的抗爭。觀乎現在特首傾向以個人魅力,加上訴諸民粹力量而作為鞏固統治威信的手段,民主派再不力圖振作的話,危矣。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如我前文所說,根本沒有人嘗試真正去了解老人家的內心世界,仔女顧住搵食,返到屋企都冇真正關心過自己年長既父母,講真,說老人家因為貪心和無聊而去輪米根本就好無稽,生活有困難既為了生活不得不輪,生活無憂既,真係點會同你地顛丫。香港人有時候就係睇野睇得太表面,冇錯,佢地雖然係唔守秩序,但係總不能將責任都往佢地身上推。

多謝小甘提出老人家對於「自身認同」既論點,事實上長者容易覺得自己一把年紀,無工作能力,是家庭和子女的負擔,更甚者更加會覺得自己正在等死。因此佢地千方百計想証明俾社會睇,俾家人睇自己係仲有能力既,輪米,其中一個表現。要讓老人家覺得自己有用,首先就係唔好俾佢地鑽牛角尖,老套少少都係要多點關心他們,平日讓他們多點擔任一些家務上工作,讓他們能夠有所寄託,不會認為自己是廢人一個。當然如果長者願意,也應該多鼓勵他們參與社區活動,擔任一些義務工作等,使他們的生活更充實。

政府其實是應該被大加鞭撻的,我平日見很多公公婆婆在街上擺賣,很多都是無牌的,要躲避小販隊。為什麼他們很多都是無牌的呢?因為政府的發牌制度並沒有因應長者而作出任何彈性,因此要順利取得一個小販牌對長者來說並不輕易。金鷹伯伯的故事至今我還記得,政府是多麼的冷血,其實香港之所以能有今日之繁榮,實有賴這些公公婆婆年青時的打拼,現在他們希望自食其力不靠綜援,難道不應該鼓勵嗎?所以我說這個政府太冷血,官員庸碌無能,只顧掃盪公公婆婆的小販檔,捉他們亂過馬路,亂拋垃圾,對街頭行乞的長者卻視若無睹,不加關心和支援。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政府?

但有一點,雖然我認同派米對長者的意義,但是我始終認為,一日不找出安全的解決方法,活動一日也不應該繼續舉行,因為,真的不願意再看到公公婆婆因為輪米而再發生危險了。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認識不少國內網友,每當和他們交談的時候,總覺得他們的談吐都很君子。看他們的隨筆,你會發現他們出手成文,寫的東西文意通順、文筆秀麗固然不在話下,意境、引經據典等更令交章的內容更精彩豐富。只是一些日常隨筆,也看得出水準比香港人高得多,文筆與深度俱備。暗地裡慚愧身為香港寫爛文的一份子的同時,腦海忽然聯想到有關中國人素質的矛盾問題。

作為一個擁有幾千年文化的古國,現在全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民比例不合常理的低。很多表面風光的沿海城市背後,都是幅員遼闊的貧困鄉村,很多小孩子連讀書的機會都沒有已不是什麼新鮮的新聞。但即使是富裕地區,受過教育的一群,也不見得修養好得了多少。先不說什麼大事,就日常生活而言,中國大陸的衛生環境之差舉世知名,吐痰、隨處拋垃圾,衛生間一點都不衛生,糞溺隨處可見,惡臭薰天。一個自詡擁有長久文化薰陶的現代強國,見微知著,連衛生也搞得如此惡劣,其公民意識之低實在貽笑大方。

而事實上國內嚇怕人的何止衛生?平日交通路上如戰場打仗,千軍萬馬互不相讓,視交通規則如無物,行人和車輛在馬路左穿右插,像打機一般你閃避我我閃避你。幾年前我更有幸目睹群眾迫上公交的壯舉,像歡樂滿東華迫人上巴士籌款,有些人索性拉住車邊站在車外,下車時更見有人從車窗跳出來,據說近年迫公交的情況已改善,但那一幕還是記憶尤新,令我以後再也不敢在國內乘公交。

除了這些日常生活俯拾可見的例子以外,早前的民眾反日,令我們知道了中國的知識份子都是暴民;一宗又一宗的假製食品事件,令我們知道中國人都是研究人體抗毒極限的專家;口口聲聲學雷鋒的稚童在公交上拒絕讓座予長者的報導,令我們知道原來雷鋒是自私的;商人借長城開狂野派對,參加者隨處小便嘔吐,令我們知道了古蹟除了觀賞外還有如此創新的用途;內地質檢公佈的魚場名單,有一半以上是已過期和荒廢,令我們知道內地官員平日上班是幹什麼的;以前報導在內地醫院如果沒錢給,就連危急病者也不看症的新聞,令我們知道商業世界中的醫者父母心是什麼一回事。究竟,是我不適合當一個中國人,還是我不願意當,連我自己也糊塗了。

如果你常常聽人說國內治安不好,國內人沒禮貌,國內人愛推撞人,不用質疑,全部都是真的。以上所談種種劣行,源於自私,但是自私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為什麼其他國家沒有發現像中國這樣多的醜事?這個問題是一項浩瀚的研究,聊聊數百字當然說不清,但是我深信教育、自省和良心都是控制自私無限擴張的武器,中國人究竟欠缺了什麼?寫自己民族的醜行不是一件高興的事,尤其當你不假思索便可以寫得滔滔不絕的時候。可是,知恥近乎勇,連我們自己也不正視自己的問題,難道要等美國佬來打救我們嗎?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都在反覆想起老婆婆因輪平安米而跌死的新聞。除了感到心痛以外,就是反省著我們身處於怎麼辦的一個社會?怎麼樣的一個世界?我們旁觀者都說得輕鬆,只是為了一包米,值得嗎?這個是我們在得出結果以後的評價,事前呢?大概婆婆和他的家人都以為代價只是排一晚通宵隊而已。而事實上,對於那一包米在婆婆心目中的價值,我們也不得而知。無論為了湊熱鬧也好,為了求平安也好,真是為了一包米也好,我想她的子孫都脫不了責任,也許有人會問,她和朋友去湊熱鬧也關子孫的事?那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婆婆會想去湊熱鬧?因為子孫都抽不了多少時間陪伴她?當然,我這只是假設,但既然據報導說婆婆的家境尚算富裕,那麼我想她的子孫都應該會為了生活而拼搏,婆婆一定感到寂寞吧。看到電視中激動的兒孫們說誓要向主辦單位追討到底,心中為婆婆掠過了一絲悲哀,因為,到自己過身的現在,子孫們都不明白自己的內心。

主辦當局的負責人冷血的不負責任我不多加批評了,翻開報紙,對他的口誅筆伐俯拾皆是。那我們偉大的政府呢?那個早已經令我不存厚望的庸醫局長又一次背上黑鑊,對!這條人命,這件事件,幾百位公公婆婆的安全對他來說只是一隻黑鑊!用一副官腔加上一副笑吟吟的咀臉說風涼話,比那冷血的負責人更加無恥,虧他以前還是一位醫生!現在說的是人命,有人死了還笑得出的,連那種低級公關戲也不懂演的庸官,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他能夠吸取沉重的教訓而令日後相同的事件不會發生?

人命關天,你們看到那位婆婆伏倒在地上的一刻,真的沒感覺嗎?既然想不到完善的解決辦法,那暫時禁止這類活動吧?不要跟我說什麼顧全傳統,一條人命,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迎新營,你去過嗎?

有老鬼說,沒去過迎新營的大學生,說自己讀過大學也沒人會相信。我當了搞手以後,也說過類似的說話,當然,那時候是以一個硬銷推銷員的身份說的,目的是要你聽後便毫不猶豫的乖乖付鈔報名。但某程度上,我深信沒去過迎新營總會為你的大學生活帶來一點遺憾,或許有人聽後或會嗤之以鼻,但那是因為他們根本從來不知道有這種遺憾的存在,又或根本不當那是一回事。想當初我能夠第一天就融入大學的生活,其實也是多得它。

寫這篇文章,不是想介紹迎新營有什麼意義,也不是推銷它的活動有幾多姿多彩,近幾年,社會對迎新營的批判愈演越烈,彷彿參加的都是壞份子,大學生的品味低俗,乘機又扯到香港大學生質素每況愈下的問題上,當年我參加的時候,老媽也叮囑我要小心,不要玩得太過火,可見迎新營的負面形象已經深入民心。

拜中文大學事件所賜(我不是針對中大),那次「新亞桑拿」事件觸動了社會那條敏感神經,市民都在想,連傳統的老牌名大學也發生了這種事,現在的大學生真是壞透了!此後,除了中大學生會一身蟻以外,其他大學的迎新營也開始成為傳媒揭瘡疤的對象,接連幾年都爆出有大學迎新營大玩低俗趣味和不雅,當然,無可否認有些屬會,學科聯會舉辦的迎新營有時會比較激一點,是值得檢討和改善的。但當中大事件捅上了傳媒這個蜜蜂窩以後,每逢大學學生會舉辦迎新營時,傳媒的目光都會緊盯著,為了能夠有新聞甚至不惜派臥底進迎新營報料,難怪每次都有數張近身照能夠登上報紙。

那邊箱各大院校校方馬上視迎新營為洪水猛獸,嚴陣以待,頻頻召學生組織負責人照肺,大談何謂健康迎新營之說,唯恐大家鬧出事來有辱校譽。依我看,三日兩夜用九成時間「排排座,聽講座」方為上上策。但是,先不論及傳媒的採訪態度與方法,大家在看這些報導的時候究竟有沒有認真消化過?究竟裡面所指的行為是不是所有都真的很三級?很淫褻不雅?

並不是替某些迎新營的越軋行為辯護,我只是認為很多本來並非越軋的活動被硬生生扣帽子很不合理,對大學生,對搞手,對大學也很不公平。貼身一點的算不雅、男女親密一點的算淫褻,意識大膽一點的算三級,敢問一句,大家在批判那些活動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迎新營要玩遊戲而不是聽講座?迎新營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夠盡快融入你所屬的大學,放下你一貫的自我封鎖,解除你對新環境的疑慮不安,認識多點朋友,享受團體生活,陪養對大學的歸屬感。團體的貼身活動有助你去和大家打成一片,消除隔膜,打破男女之間相處的障礙(因為有很多人可能來自男校和女校),這些活動本身並不是沒頭沒腦只求開心的,如果什麼也不可以玩,如何讓新生打破隔閡和全情投入?那還有什麼意思?

有人曾批評那些用口傳膠卡,用鼻傳芥末的遊戲三級不雅,批評前麻煩你想想這些似層相識的活動出自那裡?你忘了你星期天剛剛抱著你幾歲的囡囡一家大細睇獎門人睇到捧腹大笑嗎?如此一來是不是雙重標準了?還是大學的校長說得好,一句低俗,表面上說自己的學生不是,其實暗示了整個社會皆如是的風氣。

還有很多很多的指控,例如 Happy Corner,有人說這個傳統不好,很噁心,很變態,我想來想去都不明白,又不是脫了褲子來玩,又不是真的很用力地「用刑」,那裡噁心了?那裡變態了?比你去看德州電鋸殺人事件更噁心和變態嗎?不見得吧!社會上視大學生為明日棟樑,視他們為社會上高級知識分子無可厚非,但是假道學,過份的道德枷鎖卻是令人窒息的。事實上迎新營有很多有意義的遊戲和活動,默默為一眾參加的大學新生撒下了種子,令他們知道什麼是大學生活,知道大學生需要獨立和具批判性思維,知道自己能夠選擇自己的大學生活,令他們知道自己在大學並不孤單,讓他們嘗試喜歡自己身處的大學。這些果效,是校方那些單向式的迎新活動不能相比的。

我不諱言我所說的並不是可以代表所有迎新營,畢竟我不是每一個都參與過,但同時我希望大家不要人云亦云,把所有迎新營都視作壞東西。既然傳媒都喜歡嘩眾取寵,喜歡揭瘡疤,那麼我作為一名前大學組織人員也有必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以正視聽。記得在我還在學生會工作的時候,學校接到一位新生投訴某迎新營的活動令她受到傷害,於是馬上通知我一同去了解「受害者」的情況。印象很深刻的是她自己說過「令我留底唔可以忘記既傷害」,但當我了解是什麼一回事以後,我卻不以為然。那只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而已,詳細當然不便多說,但那一刻我的同情瞬間變淡了,我不是冷血,可是我很質疑如果連這點都覺得有問題,為什麼她要選擇去迎新營?難道誤會了是去聽講座?況且營中並沒有人迫她去玩遊戲,只是不斷邀請她加入,如此那學會就被說成是「迫她、然後孤立她」,小姐,你不玩難道大家要陪你一起不成?這也算孤立?每個人的底線不同,我不否定這位同學真的感到受傷害,可是她的指控是不合理的。我不是要把責任推給參加者,但老實說每個人都有權選擇去與不去,也可以選擇玩與不玩。連這一點自覺都沒有還說什麼大學生?家長們啊,你們自小把孩子寵得太嬌了!

正如剛剛所說,人人底線不同,同一個活動是好是低俗不雅,說句廢話真是見仁見智,但請社會上的大家分析過後才下判斷,不要一味把道德枷鎖加諸於大學生身上。不要連反抗投訴都要借傳媒,家長出手,大學生是成年人,不合理的可以拍檯出營,可以去投訴,可以選擇不玩,但不是要那些假道學、所謂衛道之士來說三道四。


何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